当前位置: 红网 > 健康频道 > 正文

长沙多名女子应聘主播 结果陷“整形贷”骗局!

2018-04-11 09:11:28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 编辑:曼曼

 

  在58同城上投了份简历,浏览有关网络主播的招聘信息后,22岁丽丽莫名收到 " 湖南树仁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树仁文化公司)的面试通知。长相不算出众、没有特别才艺、对主播行业也不了解的她却很快通过面试,后被该公司一男子带至整形医院做全脸填充,最终背负六万余元的贷款。不过,入职数天后丽丽发现自己陷入了 " 整形贷 " 骗局。

  4月6日,潇湘晨报记者来到树仁文化公司应聘主播,同样被带至 " 一美国际医学美容 "。该公司员工和医院咨询师一唱一和,忽悠记者分期贷款整形。记者调查发现,该公司另外两名主播同样被套路整形,入职半个月没签合同没培训没推广,粉丝数各有10人、0人,好不容易有粉丝刷500元礼物,被直播平台抽走50%,公司抽30%,到主播手里才100元。

  更让主播们担忧的是,公司此前承诺的保底三千元能否兑现还是个未知数。

 

  维权主播

  应聘主播却遇到 " 医托 "、" 贷款托 "

  " 只是浏览没有投简历,怎会知道我的号码?"3月19日,丽丽带着疑惑并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到位于万达广场 A 座48楼的树仁文化公司面试。进去后,她对这家公司的第一印象并不好," 七八个人坐着玩手机,感觉没事做,公司看上去空荡荡的。"

 

  填写个人信息后,丽丽被带入一间经理室," 里面只有一张办公桌、一台电脑和一把椅子,靠落地窗处还摆放一张沙发。" 让她不解的是,负责面试的 " 波总 " 明知她在直播领域是小白,一不问才艺二不安排试镜,拍完一张照片后称 " 五官长得不错,就是脸型呈倒三角看上去太骨感。如果填充太阳穴、额头和下巴,上镜会更好看。"

  通过一张照片," 波总 " 迅速将话题引至整形方面:" 公司薪酬保底三千至一万元,如果上镜好看相应更高些。" 抛出诱饵后," 波总 " 称他认识一家整形医院院长,可以给出优惠价,并迅速安排一名田姓员工带丽丽去了解。

  " 当时心想只是了解一下。" 丽丽跟着男子来到位于芙蓉中路的一家整形医院,门头招牌写着 " 一美国际 IDEAL MAGIC 医学美容 "(以下简称一美美容)。在咨询室内,一位名叫 " 文凯 " 的咨询师、" 姗姗 " 护士和田姓员工一唱一和,宣称公司很多主播整形后 " 工资很高,赚了不少钱 ",他们给丽丽的建议是全脸填充 " 上镜会特别好看 "。

  为说服丽丽答应,田姓员工拿出一位主播的照片称," 她整了鼻子,每天坐着直播六小时,月薪一万五千元。" 咨询师和护士也忽悠说:" 全脸填充会好看很多,做主播一两个月就能还清。" 丽丽表示有些仓促,需要考虑下费用问题,结果被三人策得晕头转向," 被洗脑后莫名其妙办理分期贷款,还答应次日做全麻手术。"

  原价八万八千元,因为 " 波总 " 的关系,丽丽被告知享受到 " 优惠价 " 五万元,分期后每月还2585元,两年下来利息一万二千元左右。手术后在家休息一周后,丽丽被带到梅溪湖直播基地,说好的三天签合同变成七天,后来延至一个月,入职三天公司却不管不问也没有组织培训,丽丽私下向另外几名主播了解才发现,大家面试当天都被带去同一家医院整形。

  " 越想越觉得可怕,这家公司打着招聘主播的幌子,实际拉人去整形。" 丽丽甚至怀疑,树仁文化公司是 " 医托 "、" 贷款托 "。

 

  树仁文化公司

  痛批门诊部不负责任,但又带客去整形

  树仁文化公司通过网络发布大量主播招聘信息,公司简介宣称成立于2017年,业务包含艺人经纪、娱乐直播和新型网络直播综艺节目等。记者联系上该公司,对方很快发来一条面试通知。4月6日上午11点多,记者按照约定时间来到公司参加面试。

  一名颜姓员工将记者带进经理室后坐在一旁沙发上,坐在办公桌后的李姓负责人面试: " 之前做什么?"" 一个月能拿多少钱?"" 了解主播这个行业吗 " ……问答半小时,李姓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满意,他介绍了薪酬," 保底三千到一万元,礼物流水平台抽成:快手、抖音抽60%,虎牙熊猫抽50%-80%,公司和主播再分余下的。"

  李姓负责人称,公司主要做虎牙直播,在全市有五个直播基地,每个基地十五六名主播,每天工作6小时,如果记者入职安排进梅溪湖基地,公司后期会组织培训并进行包装推广。在给记者拍完一张照片后,李姓负责人面色严肃的说:" 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其实你长得还不错,只不过鼻子有些塌,上班没问题但薪酬没那么理想。"

  " 你现在的样子一个月挣五六千,调整完挣一万多。你想多挣钱,自己要上一个档次。" 李姓负责人称,公司会重点包装记者,但最好先整形,否则中途整形流失粉丝不说,还会给公司带来损失。见记者有意向,他自称认识一美美容院长,还当面致电对方让给 " 优惠价 "。

  为暗示记者去整形拿高薪,李姓负责人举例湖南某知名女主持人、某演艺明星也整过。接下来,他还痛批工作室和门诊部没有医疗和麻醉资质,为了揽客支付返点 " 特别不负责任,拿别人生命开玩笑。" 随后,他示意颜姓员工带记者去一美美容咨询。

  李姓负责人建议整形 " 一定要去大医院 ",千万别去 " 工作室和门诊部 ",可记者通过工商系统查询一美美容发现,《营业执照》上名为 " 长沙一美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 ",而进入由长沙市卫计委开通的 " 长沙医疗 " 微信公众号,在医疗机构查询中输入 " 一美 ",结果显示只有一家医疗机构,全称为 " 长沙开福一美医疗美容门诊部 ",登记的机构地址正是丽丽等主播去的一美美容,而颜姓员工带着记者也来到这里。

 

  一美美容

  宣称可全麻,忽悠办理零首付分期贷款

  4月6日中午12点多,颜姓员工带着记者到一美美容门口便刻意说," 门诊部不会租这么大门面。" 记者注意到,这里不仅招牌做得大,里面装修也气派高档。进入大厅,前台热情地上前迎接 " 需要咨询吗?" 她带着记者一行来到咨询室内,迅速倒上两杯热茶并端来一盘水果。

  等候期间,颜姓员工对记者说," 之前跟李总和院长吃过几次饭,一直还没来过医院。" 言语间,他试图撇清和医院的 " 合作关系 "。不到一分钟,一名黄姓咨询师进来,仔细打量记者后一番吹捧:" 基础条件挺好,很清秀很清新,只是鼻子有些塌。"

  " 最少要三到四个项目 "、" 你们公司会重点包装吧?" 颜姓员工附和咨询师的话称 " 会的 "。随后黄姓咨询师举例说," 接触过一个女孩子,从岳阳一个闭塞的小山村出来,做主播后在长沙买房买跑车,主播收入挺高,这个行业前景可观。"

  说完整形的好处、主播的高收入后,黄姓咨询师进入主题," 李总和李院长是铁关系,手术肯定要安排‘有着19年行业经验的谭院长’做,可以免一万元的点名费,整鼻子只要五万元。" 她对着一旁的颜姓员工说," 你给李院长发信息,说公司要力捧,申请个打板优惠价。"

  接下来,黄姓咨询师以一位母亲的身份游说记者:" 能不动爸妈的钱就不动 ""25岁还找家里要钱会被说空话 "" 变漂亮还有收入孝敬父母,给他们长脸 " ……她一直洗脑,试图说服记者零首付分期贷款整形," 公司提供保底,后续收入高,分期没有压力。"

  咨询期间,李院长正好推门进来打配合," 蛮适合打板,叫谭院长亲自做,给个优惠价四万元。" 她和黄姓咨询师也一唱一和:" 能自己解决就自己解决 "、" 没必要让父母操心 "、" 如果今天定不下来,需要单独约麻醉师,就要承担3000元全麻费 " 为让记者放心,两人宣称 " 可以全麻手术,请了湘雅附二医院麻醉科主任做。"

  记者提出 " 需要和家人商量下 ",颜姓员工私下继续游说," 刚才李总电话我,说你入职后会重点培养,希望尽快把该做的整形做了,因为还有恢复期,拖到后面对上班有影响。"

 

  入职主播

  公司没培训没推广,工作半月没签合同

  在一美美容咨询前,颜姓员工答应开放直播基地,可当记者拒绝整形后他改口称 " 不方便 "。4月7日,他通知记者赶去公司 " 谈事 ",实际上继续游说去整形。记者向公司再次提出参观基地的要求,遭到前述李姓负责人的拒绝," 暂时不太方便,直播基地有进入权,仅限公司高层和加入工会的主播。" 丽丽否认这一说法," 只要整形了,就会带过去。"

  全市五个直播基地有多少主播?丽丽不得而知,但她能确定的是," 梅溪湖中基地只剩下两位。" 为深入了解入职主播的工作情况,丽丽约两人宵夜,记者以其朋友身份陪同。8日凌晨两点多,两位主播结束长达六小时的直播工作,拖着疲惫的身体出门,而所谓的直播基地其实就是四室两厅的出租房。

  两人原以为主播工作轻松,时间充裕," 结果凌晨五点睡,下午五点起,根本没时间出门。" 欢欢伸个懒腰说," 工作半个月,每天播六小时,从来没休息过。" 坐下点完东西,主播花花看了直播 APP 说," 半个月了,可怜我还没有一个粉丝。" 一旁的欢欢得意的说," 耶,我已经有10个粉丝了 ",有粉丝还为她刷了500元礼物,不过到她手上只有100元," 虎牙平台抽一半,余下30% 被公司抽走了。"

  粉丝数量为何这么少?两人透露,公司此前承诺的培训和推广都没有,半个月了没签合同也没人管,公司虽安排两名男性员工同住,但有关直播方面也是小白," 这里真的是放养,坐在电脑前都不知道干嘛,大多时间只好发呆。"

  交流过程中,两人称和丽丽有一样的入职经历,都被公司的人带去一美美容。其中花花整鼻子花费三万元,向两个平台分期贷款,每个月还2700元左右。如此计算,她两年共需还款六万余元,利息竟然高达3.5万元,算下来比手术费还贵。而欢欢保护意识强些,只是打了瘦脸针,花费一万多元。她说," 咨询师还忽悠整鼻子和下巴,我才不会做。"

  当主播还没挣钱就背负六万贷款,花花无奈地说," 做了就不要想太多,自己选的路,再怎样都要走完。" 欢欢一旁安慰说," 看开点,既然这样了,后悔有什么用。每个人都会上当受骗,不然怎么成长。" 花花接着话继续苦笑说," 不要被一条路黑到底,看清是黑路大不了换条路走。"

  两人23岁,在她们看来," 还年轻,有本钱耗。" 对于这份明知 " 坑人 " 的工作,她们打算边做边看," 反正公司负责吃住,身上又没钱给骗。" 骗色?欢欢不屑的说," 还打不过两个男的?要骗早骗了。" 至于公司承诺的保底三千元能否拿到?两人有些迷茫," 还不知道。"

  (文中三名主播均为化名)

 

  【律师观点】

  消费者可向工商部门投诉或向法院提起诉讼

  湖南睿邦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刘明律师说,树仁文化公司表面上是招聘员工,事实上可能是假借招人的幌子,与一美美容自编自导的一出医托骗局。这种行为首先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是一种消费欺诈的行为,根据《消法》第五十五条的规定,消费者可以依法要求赔偿。其次,还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定:" 经营者在市场交易中,应当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遵守公认的商业道德。"

  " 医托的行为违反商业道德,扰乱医疗市场的秩序,侵犯了其他医疗机构的合法权益,因此构成不正当竞争。" 刘明说,消费者可以据此向工商部门或者消费者协会等进行投诉,或者搜集证据依法向法院提起诉讼。

  潇湘晨报记者长沙报道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