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湖南好人】夏立丰:用生命诠释“大医精诚”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杨艳 编辑:曼曼 2016-04-22 10:48:33
时刻新闻
—分享—

3月3日,湖南省卫计委在长沙举办“好人·好医生·老夏”夏立丰医师先进事迹报告会。

  3月3日,湖南省卫计委在长沙举办“好人·好医生·老夏”夏立丰医师先进事迹报告会。

  红网时刻新闻记者 杨艳 长沙报道  

  近两个月来,湖南省人民医院的神经外科科室的医生和护士轻易不提夏立丰。他们害怕回忆,害怕思念,然而悲伤总归绕不过。

  2015年11月4日凌晨6时,一名17岁少年因车祸送往省人民医院,副主任医师夏立丰收治了这名脑浆迸裂的患者,然而术中夏立丰不幸突发“脑干出血”,晕倒在他曾无数次救死扶伤的手术间。

  少年因抢救及时已经出院,夏立丰却没有再醒来,年仅43岁。

  “孙思邈说大医精诚,精于高超的医术,诚于高尚的品德,夏立丰用生命诠释了行医之道。”十年相处如今生死两茫,神经外科护士长龙建华说,老夏来过,留下芬芳,如一缕和煦的阳光照耀大家温暖前行。

  患者赞其“医术精湛 医德高尚 医风清醇”

  夏立丰已逝,我们只能通过旁人的说法来描述他的样子。

  76岁的罗孟雄用12个字形容夏立丰:医术精湛、医德高尚、医风清醇。

  儿子罗琦因工重伤,老人家在医院陪护4年,刚入院时忧心如焚,是夏立丰一句话让他们安心,“老爷子别发愁,罗琦就是我的哥,我会像亲哥一样待他,为他治病。”脑积液处理、癫痫治疗、颅脑修复,在夏立丰的精准治疗下,罗琦几乎一天一个样地好转。

  “他没有离开,手术台旁一座无形的‘仁心仁术’丰碑就是他。”在事迹报告会上,罗孟雄老泪纵横。

  杨雪,怀化人,因母亲患有脑瘤结识夏立丰。当年家人匆匆赶到医院,焦急等待值班医生时,一名正在洗手的医生主动问起情况。

  这是杨雪第一次见到夏立丰,那天的他刚刚值完夜班,满脸倦容,却仍详细询问病情做完检查。信任油然而生,在夏立丰的帮助下,杨雪母亲克服恐惧,成功手术。杨雪还说了一个细节,术前她想给医生意思意思,但夏立丰一改平日的和蔼热情,一脸严肃:赶紧收起来,你们的信任就是最好的礼物。

  “他一次次为病人驱赶病魔,自己却被病魔折磨,一次次挽救别人的生命,却留不住自己的生命,一次次让别人回家团圆,自己却永远离开了他的家。”杨雪母亲会经常念叨起夏立丰,老人家说,救命之恩没齿难忘,夏医生累了,就让他好好地休息休息吧。

  “老夏让我们对职业心生敬畏”

  2006年,夏立丰从湖北来到湖南省人民医院,因为为人沉稳、做事热心,第一天便获得“老夏”的称呼。病人说,老夏医生是最容易找到的医生;医生们常常调侃:老夏会诊,随喊随有。

  为了看病人、出急诊方便,老夏在医院附近租了一套房子,一有事,来得最快的必定是他,号称科室“110”。

  老夏对病人经常是一条龙服务,在急诊科除了会诊,清创、备皮、护送做检查、办理入院、通知手术室的事情他都会干,这样的“一条龙服务”只为争分夺秒,“快一分钟,患者手术的胜算就大一分,今后康复的把握就多一分。”

  护士周卫回忆,一次值夜班发现病人病情发生变化,在凌晨3点给老夏打了电话,不到十分钟老夏就出现在病房,全程陪着病人做检查、会诊,安顿好已是早上6点,他打了个盹后继续上班。

  心胸外科医生周亚夫回想起一个细节总会泪流满面:不管是急诊还是择期手术,老夏都会陪同把病人送到手术室,等着做麻醉,帮忙打下手,术后再把病人搬到转运床上护送回病房,反复叮嘱值班医生和护士,对待每个患者都是如此,“仔细想想,不免心生惭愧,这些看似普通的事我们却很少做到,其实病人该多么希望自己的主治医生就在身旁。”

  值夜班时,经常有别的病人家属来问病情,一般医生会直接回复找主管医生。但老夏不这样,他会查病例,问病情,耐心交谈,“家长里短的都聊,帮患者分析,聊着聊着患者和家属都重拾信心。”

  “曾经的那些习以为常,原来的那些司空见惯,今天看来,都是那么的难能可贵。”周亚夫说,老夏不是轰轰烈烈地存在,而是通过点点滴滴让同行对医生这个职业心生敬畏。

  传承老夏“精诚”行医之道

  老夏的精诚,还体现在对求学的孩子们身上。

  省人民医院是湖南师大临床医学院,学生每年都要参加全国操作技能竞赛,医院的指导老师是个苦差,辛苦不说报酬还少,但老夏总是会接这个活。

  学生训练用的小肠、胆囊、肝、膀胱之类的标本都是老夏去菜市场挑选,买得多了肉贩们都认识老夏,自觉帮他留意各种“零件”。

  老夏会经常跑到手术室,缠着护士长借一些旧的手术衣、手术钳、持针器、缝线,确保每个学生领到各种“装备”。

  “老夏用心教我们,只为了让我们精通业务、善待患者。”学生们懂得老夏的心思

  老师走了,点点滴滴尽在眼前,学生们说,夏老师用行动教会大家精诚为行医之道,他们会好好领悟、好好传承。

  能传承的还有老夏的女儿,今年才2岁。老夏昏迷的日子,孩子守着希望能唤醒爸爸。“孩子见他的次数并不多,但小小年纪的她知道爸爸忙着是为了救人。”

  妻子魏娜与老夏聚少离多,但完全支持丈夫对医学的执着,她说在孩子出生前老夏曾说如果是男孩就让他成为外科医生,如果是女孩就让她成为妇产科医生。

  2014年除夕,一家三口第一次团圆年饭,饭没吃完夏立丰手机响了,魏娜明白这又是一个随喊随到的急会诊,虽然心疼但她没有抱怨,而老夏没忘了安慰妻子:“没事,我就是喜欢吃回锅的饭菜,特别香。”

  夏立丰在2015年11月4日倒下,与病魔抗争到2016年2月9日,在这昏迷的3个多月里,手机上还会接到通知急会诊的短信或电话,每每看到这些,魏娜都会潸然泪下,她说等女儿长大成人,她告诉孩子,父亲曾是一名平凡而又了不起的医生,她希望女儿能传承老夏的爱岗敬业、善良热情。

  “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这是长眠在纽约萨拉纳克湖畔的特鲁多医生的墓志铭。

  夏立丰倒在手术台上,他用短暂的生命诠释了这句话:医学的目不是单纯地与疾病对抗,也不是对生老病死的阻断,而是对于人类疾苦的深切安抚。

  德不近佛者不可为医,才不近仙者不可为医。以此祭奠好医生——夏立丰。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健康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