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湖湘中医肿瘤医院余江利:治病救人是我的天职

来源:红网 作者:卢薇 段玲玲 编辑:周曼 实习生 刘沙 2017-12-27 10:15:17
时刻新闻
—分享—

湖湘中医肿瘤医院妇瘤科主任:余江利

余江利在工作中

  红网时刻12月27日讯(通讯员 卢薇 段玲玲)现住湖湘中医肿瘤医院五病区26床的患者,是余江利11年前接诊过的一位眼睑恶性黑色素瘤患者。今年被确诊患有子宫巨大肌瘤,肌瘤大小似初生婴儿头,于11月实施了手术切除,现在体征平稳,状态良好。

  手术台上的“女汉子”有颗柔软心

  今年51岁的余江利,性格敦厚、语速较慢,给人感觉非常朴实、非常低调。

  “您这些年在湖湘医院工作,最难忘的事情是什么?”记者问道。

  “我是1991年进入湖湘中医肿瘤医院的,我记得很清楚,当年真的是摸爬滚打想多学点东西。那时候工资只有80多块钱,当时一块钱一台的手术站台费,我一个月可以拿100多块,比工资还多。只要有手术,我基本都会在,当时就像个‘工作狂’,练就了一身扎实的基本功!”余江利笑着说道。

  “我的爱人是医生世家,现在儿子也接过了爷爷的医疗之路这根‘接力棒’,现在在南华大学医学院上大四了。所以家里人非常支持我的工作,这么多年来,我几乎把自己的时间都奉献给了医院和我的病人……”

  “我儿子今年19岁了,很遗憾的是因为我自身工作的原因,他两岁半就被我送去了全托班,每一次过节都是他爸爸陪他……我缺席了他整整十四年的儿童节和家长会。”说到这里,余江利不禁有些哽咽,“他读初中的时候总是会跟同学开玩笑说自己是‘寄宿王’。”

  谈到儿子,余江利既欣慰,又有些许愧疚。

  25年始终坚守在临床一线的余江利,肩负着守护湖湘百姓的健康使命,忍痛割舍着对家庭的牵绊和爱……

  台上一分钟,台下25年功的实力铸造

  “小时候家里很穷,我每天给附近单位居民送鲜牛奶。每天凌晨5点钟就出发,骑着自行车要穿过一段又长又黑的小路去到后面的奶牛场,然后驮着几十斤的鲜牛奶挨家挨户地送,这样风雨无阻的日子我坚持了好几年,尤其是上大学期间,几乎天天如此。大概就是从那时候起,锻炼了我的体力和韧性,让我现在这个年纪还能在手术台上一站好几个小时”。余江利笑了笑,特意站了起来说道。

  那时候很多老人和小孩每天都等着鲜牛奶做早饭,以至于给附近单位居民送鲜牛奶成为了我的一种责任。这种责任心也为后来我在医生这个岗位上奠定了基础。”

  2012年,余江利的老父亲突遇心梗,“当时我还在手术室给病人做手术,等我忙完赶回去的时候,支架都已经放好了,感谢父亲坚强地挺过来了,让我没有留下遗憾!”

  为了给患者提供更精确、精准的医疗技术服务,余江利25年来生生把自己变成了一名“女汉子”,白天给病人看病,晚上写病历。20多年了,在她的行程里没有公休假一说,“总觉得离开一小会就会有患者要找我,这算职业病吗?”余江利对记者打趣说道。

  一种无形的力量,让我们相互陪伴

  “在我科治疗的病人,基本都积极配合医生治疗,现在大部分恢复得都挺好,有的存活十几年了的老病人现在一直还跟我们有联系。”谈到病人,余江利眼里有了一种特别有欣慰的光。“最感动的是去年我50岁生日的时候,一位病人大老远跑来给我送了一面锦旗!她是我10年前收治的一位乳腺癌患者,在我手里做了手术和放化疗后,现在已经存活10年了,身体还蛮好!”

  “我还有一个2003年收治的病人,卵巢癌,2007年居然还怀孕了,生了个大胖小子呢!”余江利聊到她的这些老患者,满脸抑制不住的欣慰和骄傲。这些年来,老病人,新病人,总是像朋友一样,有一种无形的力量维系着余江利和整个科室的战友们,病友们,他们彼此陪伴,相互信任,情比金坚。

  “我们科的佘主任,和我并肩作战20多年了。还有当时休完产假就回归岗位的罗医生,还有还有我们的护士,这些年无论怎么变化,我们都是不离不弃,共同奋战在第一线……”,2008年,余江利坚持不懈的学习宫颈癌规范化诊疗,她带着科室的战友们将宫颈癌诊疗技术提升一个档次,通过手术、放化疗和特色中医治疗,针对患者实施个体化诊疗,已经形成了湖湘中医肿瘤医院一个独特的技术特色,为无数肿瘤患者带来了生命奇迹。

  “您这些年也遇到过无能为力的事情吗?”

  “当然有”余江利说道,“我记得今年一位宫颈癌患者,身体状况是非常有治疗价值的,病床前两个儿子,一个儿子窝囊包,一个儿子不表态,媳妇态度坚决选择放弃手术治疗,只接受单一的中药保守治疗”。肿瘤医院是一个比其他医院更能够见证人情冷暖,人性现实的地方。余江利说,“只怪我只是个医生,不是个神,救不了所有人于水深火热之中,只能尽我微薄之力,尽我所能带给我的病人重生的希望……”

  “当医生,让您感到最有价值的事是什么?”

  “当你真正热爱这个职位了,再苦再累再遗憾,你都不会后悔。”余江利说,虽然当医生辛苦,当肿瘤医生更大压力,但如今她已经深深爱上了这个职业,“医生治病救人,崇高又有价值。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还是会选择当一名肿瘤科大夫。”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健康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