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长沙民营医疗的困境与生机(二)虚假的繁荣

来源:红网 作者:易征洋 陈亚男 编辑:曼曼 2018-08-28 10:38:01
时刻新闻
—分享—

  编者按:这是绝大多数民营医疗机构的焦虑和恐慌:以高额的市场资本做投入,以庞大的市场需求为预期,从事着看似光鲜的医疗服务,却在混乱而恶意的商业逻辑和规则中胆战心惊。一边是行业政策的区别对待,一边是同行之间的恶性竞争,自身的“发育不良”一旦碰上服务上的“行差踏错”,市场份额立刻就会出现断崖式萎缩。是继续发展还是知难而退,恐慌和无力感一阵阵袭来……

困局——长沙民营医疗的困境与生机。

首个医师节当天,湘雅医院的名医赴医联体单位开展义诊,某基层医疗机构门口立刻被闻讯而来的群众围得水泄不通。

在长沙城区一个公交站抬眼望去,广告牌上的牙大夫和广告牌后面的优牙仕比肩接踵。高密度带来的强竞争,可见一斑。

  往期回顾:长沙民营医疗的困境与生机(一)竞价成“瘾”

  红网时刻记者 易征洋 实习生 陈亚男 长沙报道

  长沙民营医疗的繁荣,从铺天盖地无处不见的美容广告上可见一斑:公交车身,公交站台,电视,搜索引擎等等,各种医美的广告似乎充斥了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不仅是医疗美容,男科、妇产、口腔、皮肤、养老……几乎在每一个医疗细分领域,都有民营资本的大举进入。这更让人觉得,民营医疗的童话王国里,理应黄金遍地。

  可是童话终究是童话。根据长沙市卫计委统计,目前,长沙的医院一共有290多家,其中民营医院有180多家,占总数七成,但服务量还不足三成。资源有限,市场拥挤,身无独占鳌头之利器的同时,外受公立医疗无差别围剿,内遭同行无意识踩踏——这就是目前民营医疗市场最要命的现状。

  “正义”的围剿:这是一块被公立医疗不断挤压的生存空间

  民营医疗服务项目集中于医疗美容是有原因的。因为这是极少数公立医疗介入不深的领域。

  民营医院历来的“天花板”是公立三甲医院。这些有政府背景,自带“非盈利”光环的主流医疗机构,多年来一直提供着地区最高水平的综合医疗卫生服务。

  既然是综合,就意味着凡属医疗服务项目,他们就都能做。不光能做,公立三甲医院还有充足的“资本支撑”,和足够的“政治动力”,以及丰富的人才资源,来把这些与民营医疗机构相重叠的项目做好——湖南省人民医院美容科、眼科在业内首屈一指;湘雅医院口腔科、长沙市口腔医院人流如织;湘雅二医院、中医附一皮肤科实力雄厚,湖南省妇幼、中医附二妇产科名医辈出……随着公立医院的不断发展,未来,他们能够开展的服务型医疗项目种类会更多,专业程度会更高。

  社区医院作为公立医院的“网底”,则可以为居民提供低价、就近、方便、快捷的医疗卫生服务。

  2017年国务院办公厅颁布《关于推进医疗联合体建设和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医疗资源下沉,利用三级公立医院优质资源集中的优势,通过技术帮扶、人才培养等手段,发挥对基层的技术辐射和带动作用。鼓励医联体内统一管理模式,推进区域医疗资源共享,发挥科技引领与支撑作用,提高医疗服务体系整体能力与绩效。

  这又是一记重锤。随着医疗改革进一步深入,社区医院发展势头一日千里。以岳麓区咸嘉湖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为例,这家承担咸嘉湖街道辖区4.5万居民社区卫生服务的基层医疗机构,使用面积3000多平米,床位70张,医疗设备共价值378.5万,现有职工94名,其中医务人员达81人。它不仅能够提供包括预防、保健、康复、一般常见病、多发病在内的多数基本医疗服务,更能吸引附近居民前来的,是它与湘雅三医院、长沙第四医院等上级医院签订了双向转诊协议,每周都有三甲医院专家前来坐诊,连疑难杂症也一并看了。

  “天花板”范围不断扩大,“网底”又迅速抬高,对老百姓来说自然是好事,但如此一来,留给民营医疗机构的生存空间还有多少?

  “无意识”的踩踏:我们都是困境中的惶恐不安的“囚徒”

  在极度拥挤的市场环境里,生存无疑是第一要务,而竞争则成了唯一的生存手段——无论这种手段以什么样的形式,会带来什么后果。

  美莱医疗美容医院负责人吴先生(化名)介绍,截至2018年,长沙已注册的医疗美容机构达139家,未注册的可能就更多了。在如此“泛滥”的业态下,乱象丛生,非法机构、非法医生、非法材料等充斥整形市场。媒体上美容医疗事故层出不穷,让很多爱美者望而却步。

  在业内多年,行业之弊,吴先生见了太多——打韩国专家的招牌,却连一个正经有行医资格的医师都没有;宣称用最顶级的整形材料,用的却是连出厂日期都没有的三无产品;出了医疗事故,受害者索赔几十万,干脆就跑路,换个地方换个“马甲”又继续开店……

  他无奈道:“明面上的竞争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无序竞争带来的各种行业乱象,非法经营造成的消费者信任度下降,最终导致行业的恶性循环甚至衰退,到时候,就会像发生大规模踩踏事件一样,只能共同迎接悲剧的命运了。”

  市场的拥挤滋生了恶性竞争的土壤,另一方面,则不断榨取着行业的附加价值,近些年,随着民众对医美了解程度越来越高,信息越来越透明,医美行业已经进入一个薄利时代、微利时代。比如市场上最常见的玻尿酸品牌瑞蓝在2014年市场售价是5000至7000,活动价格5800一支,有200%到300%的利润,属暴利。今年跌至1800至2000元一支,毛利仅20%,属保本经营。

  吴先生介绍,美莱营业额达2015年1亿元,2016年1.5亿,2017年2亿多,但到了今年,增长速度已经出现下降。而且不仅仅是他们一家,几乎所有的美容机构都是如此。狂奔突进之后,行业疲态显露。

  就算如此,医院还不得不将大笔收入投入到营销推广中。多家在百度上投广告的医院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提到,每个新客来医院前其实都背负一笔不小的营销费用,人均2000元左右。这意味着,她所产生的医疗费用,前面2000元都是给了百度这样的营销渠道。

  “其实大家都知道,现在行业内的竞争,属于一种无意识竞争——不得已而为之。行业的生路,是把现在渠道上的竞争、价格的竞争,转化为品质的竞争、品牌的竞争、技术的竞争。只有这样,大家才能健康地活下去。可是,拥挤的囚室中成长不出良善的灵魂,就像纷乱的杂草中,开不出娇艳的花朵一样,我们都是困境中的‘囚徒’,短时间内也难以建立起新的市场逻辑,这才是最无奈之处。”美莱吴先生道。

  现实的担忧:“人才战略”是一个温柔而尴尬陷阱

  近年来,长沙民营医疗机构数量整体呈增长态势,与长沙有一定的政策优势有密切关系。2013年国家发改委把长沙作为全国13个社会办医的试点城市之一,长沙市发改委和长沙市卫生局也联合出台落地了关于支持社会办医的文件,包括机构准入、土地、税收等方面,明确了许多优惠条件。在支持社会办医上,长沙先行先试,也取得了一些经验。

  但在医院最关键的“软实力”——人才——方面,无论是政府还是民营医疗机构自身,短时间内,都没有切实可行的办法。

  多年以来,优秀人才难以引进,引进来难以留下来的问题,让某民营医院负责人刘先生头疼不已。

  “医疗人才来民营医院上班前,其实就已经进行了一部分筛选。民营医院门槛较低,优秀的医疗人才看不上,一些业务能力不够,或者学历不够的人才会来这里。公立医院晋升空间大,可以评职称,有很多机会学知识,提高业务能力,有更多的优异条件将人留下来。”刘先生大倒苦水。

  不止如此,这里面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因为市场竞争激烈,所有医院都在抢一块蛋糕,加上民营医院的医生护士人员流动大,让医院不敢也不想花大量时间去培养人才。

  “多数民营医院本身是不会愿意倾注精力去培养人才的,因为医生把技术学到了,可能马上就被挖走,到别的医院去发展了,很容易成为竞争对手。所以我们医院开这么久了,从来没有让第二个医生进我的手术室,所有手术都是我和我爸操刀,我绝对不会培养任何一个人做手术。”刘先生无奈的表示。

  最好的时代or最坏的时代?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英国文学家狄更斯曾这样描述工业革命发生后的世界。今天,民营医疗市场,大概也是生活在一个矛盾的世界之中。

  无疑,医疗市场是需要社会资本的,他们为医疗健康事业的发展提供了更多的可能和更丰富的选择。但越是需要,越要看清,现阶段,在繁荣的背后,是搜索引擎竞价垄断而推广需求欲罢不能所造成的“成本赤字”,是医院数量及规模不断增长和扩张,但医疗市场需求总量基本保持稳定的现实公理,是民营医院数量占优,服务量却不足三成的资源倒挂……加上世界经济下行,市民消费能力减弱的冰川寒流,民营医疗市场的这一派“繁荣”,事实上暗含着深深的隐忧。

  如此种种,民营医院的未来走向究竟如何?请继续关注系列报道:《长沙民营医疗的困境与生机之三——路在脚下》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健康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