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长沙民营医疗的困境与生机(三)路在脚下

来源:红网 作者:易征洋 陈亚男 编辑:曼曼 2018-08-29 10:52:15
时刻新闻
—分享—

  编者按:这是绝大多数民营医疗机构的焦虑和恐慌:以高额的市场资本做投入,以庞大的市场需求为预期,从事着看似光鲜的医疗服务,却在混乱而恶意的商业逻辑和规则中胆战心惊。一边是行业政策的区别对待,一边是同行之间的恶性竞争,自身的“发育不良”一旦碰上服务上的“行差踏错”,市场份额立刻就会出现断崖式萎缩。是继续发展还是知难而退,恐慌和无力感一阵阵袭来……

困局——长沙民营医疗的困境与生机。

提高医疗质量成了民营医疗机构成功“突围”的重要途径。

同是民营医疗机构,中信湘雅生殖与遗传专科医院挂号窗口前门庭若市。

  往期回顾:长沙民营医疗的困境与生机(一)竞价成“瘾”

  长沙民营医疗的困境与生机(二)虚假的繁荣

  红网时刻 记者 易征洋 实习生 陈亚男 长沙报道

  饮鸩止渴后,是逻辑混沌的百度竞价;上压下抬中,是日渐压缩的生存空间;短兵相接时,是永无休止的同行竞争……

  如是种种,在民营医院发展的道路上布满了荆棘与陷阱。是就此退却?还是踏歌前行?希望是如此的神奇,能让一个人在黑暗中看到光明,也能让一群人挨过凛冬,等待春天的绽放。

  “虽然现在民营医院发展有很多问题,但政策一直是鼓励我们发展的。趋势总会越来越好,虽然这需要一个过程。”与投资方就医院发展问题争执多日后,满脸疲惫的杨先生,对于行业的未来仍然充满信心。

  口碑的力量,让医疗质量终结竞价之殇

  不做百度竞价,医院门可罗雀;去做百度竞价,医院又在为百度打工。该如何另寻出路,摆脱这个填不满的“坑”?

  通过提高医疗服务质量,让口碑传播推动自身渠道建设,从而逐渐摆脱对搜素引擎的依赖。这是长沙市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处相关负责人给出的建议。

  “医疗机构,不管是诊所、门诊部,还是医院,最重要的都是医疗质量、医疗安全和患者满意度。”该负责人认为,只有提高医疗质量,保证患者安全,患者才会信任这个医疗机构,才会去那里做治疗。

  与很多民营医院深度捆绑搜索引擎不同,认识到这一模式的弊端后,中信湘雅生殖与遗传专科医院较早的从中抽身,并成功探索出一条更适合医院发展的经营思路。

  从2011年开始,中信湘雅生殖与遗传专科医院就停止了百度竞价广告的投放。该院宣传部副部长董雷表示,“一是点击费用很贵,而实际上的引流效果又不是特别明显。主要是没有实际数据证明到院人员与网络搜索有很大的关系。尤其是在莆田系与百度竞价的合作被媒体曝光后,投放竞价广告反而容易被患者误认为医院带有莆系标签。”

  停掉搜索引擎竞价后,对医院门诊量是否产生影响?董雷介绍,从自己的观察来看,完全没有影响。反而,数据显示,从2011年到2017年,一直都是中信湘雅医院高速增长期。

  “搜索引擎导流,并不是医院提高门诊量的必要条件,关键还是要提高自己的技术实力和服务实力。”董雷认为,只要有扎实的医疗技术,就不怕不被患者了解。中信湘雅到院患者40%以上来自全国各地,湖南省内反而仅有50%多。并且,到院患者大多是身边有人在中信湘雅有成功的案例,通过口碑相传被介绍过来的。“患者的口碑相传,比医院主动进行商业传播,效果要好得多。”

  摆脱对搜索引擎的依赖,通过提升医疗质量,从而获得患者的认可与推荐。今年35岁的张驰是湖北随州人,双侧输卵管堵塞,让她来到长沙寻找怀上二孩的希望。“老家一个朋友在中信湘雅做试管婴儿怀上了健康宝宝,我很相信她的推荐。”对张驰来说,眼见为实的推荐,远比网络广告可信。

  除了口碑传播,湖南美集医美产业平台发起人李菲林还给出了一条新思路。通过“互联网+美业”o2o平台的搭建,直接连接客户和终端,去掉不合理的营销成本和消费成本。李菲林介绍,医美机构有很大一部分的成本、利润用于百度竞价上,为了建立自己的客源渠道,她们选择建立社群,试水直客系统。通过提高医疗质量,把会员服务做到极致,来提升自身的竞争力。李菲林认为,很多民营机构都把目光放在线上,其实现在越依赖线上,线下就越有价值。

  合作共赢:同行相“轻”也可是同行相“亲”

  如果能抛去压在各自头上的KPI考核。相似的专业背景,相通的工作环境,其实可以给同一专科的民营医院们奠定起良好的合作基础。

  2016年8月日国务院印发《医疗机构设置规划指导原则》(2016-2020)中提出:鼓励社会办医。

  国家鼓励政策让民营医疗机构遍地开花。截至2017年底,我国共有民营医疗机构44.8万个,占全国医疗机构总数的46.3%,其中民营医院1.8万个,占全国医院总数的60%。据长沙市卫生计生委统计,目前长沙的医院一共有290多家,其中民营医院有180多家。全市范围内,诊所、门诊部数量增长更为明显。

  有人笑称,走在长沙的街头,与美容机构一样星罗密布的,就是口腔门诊。这话并非毫无依据,据业内人士估算,长沙市区至少分布着500家规模不一的口腔门诊。同类型医疗机构密度之大,在民营医疗领域也属罕见。

  “与其他病种不同,口腔诊所的门槛要偏低一些。哪怕只有一个医生,拿着一套工具找个地方就能开诊所。所以口腔门诊数量众多。”长沙好牙依口腔医院董事长陈颖介绍,与其他专科病种不同,长沙的口腔行业目前很少受到大资本的干扰。在相对“安全”的生态下,每个医生、每个诊所都希望靠医术立足。

  陈颖认为,越是准入门槛较低,市场竞争越充分的细分行业,其行业生态状况反而更加健康。因为所谓的“血拼”,在源源不断涌入这个市场的新增主体面前,都显得毫无意义——各种手段PK掉一个竞争对手,回过头来,发现身边又冒出三家口腔诊所。之前的努力,就是徒劳。

  成本与收益的反复权衡后,行业“血拼”逐渐变成了协会组织的学术交流。努力提升医疗服务能力,成了立足行业的普遍共识,行业生态也由此进入一种良性的循环中。

  常与同好争高下,良性竞争,技术说话,行业走势必然不会太差。陈颖透露,虽然纷传大环境走弱,但截至今年7月份,好牙依上半年营业额仍创历史新高。而据他了解,口腔行业其他诊所和医院,也大都呈现增长态势。

  跨过“人才陷阱”,变“留住人才”为“培养人才”

  从生理需求的满足,到自我实现的需要。作为人本主义科学的基础理论之一,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向来是企业留住人才的不二法门。

  既让薪酬待遇具备吸引力,又让企业员工体会到工作价值。以学术科研调动医生积极性,学术环境和职称评定与公立医院一致,打造医教研一体化是爱尔眼科给出的方法。

  “我们的薪酬体系是很有竞争力的,这也是爱尔眼科留下优秀人才的基础条件。”爱尔眼科董事长陈邦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爱尔眼科医院作为中国民营医院IPO第一股,在五年内实现旗下医院从19家到70多家的快速扩展,留下人才是成功的重要一环。

  “不仅是留住优秀医疗人才,还要培养大批优秀医疗人才。”同样走医教研一体化的中信湘雅生殖与遗传专科医院,依靠“体制创新”和“科技创新”两架马车,强大的人才团队,探索出了一条“中信湘雅”特色模式发展之路。

  截至2017年12月,中信湘雅生殖与遗传专科医院拥有博士生导师9名,硕士生导师23名,培养了博士后10名,技术骨干大多数是从国外著名学府或研究机构学成归来学者、专家。

  “我们是有人才储备的,光靠我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一整个团队的运作,才让我们领先于世界。”人类干细胞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主任、中信湘雅生殖与遗传专科医院终身荣誉院长兼首席科学家卢光琇教授向时刻新闻记者如是介绍。

  困局or生机,民营医疗要走的路还很长

  2013年国家发改委把长沙作为全国13个社会办医的试点城市之一。长沙市发改委和长沙市卫生局也联合出台落地了关于支持社会办医的相关文件,包括机构准入、土地、税收等方面,明确了许多优惠条件。

  经过多年成长,虽然长沙市内,医院这个级别的医疗机构,民营医院数量已经占到了总量的70%左右,但民营医院医疗服务量、床位数却并没有达到这么多。医疗服务能力,目前还是以公立医院为主体,公立医院以30%左右的机构数量,提供了70%以上的医疗服务量。

  汝之蜜糖,彼之砒霜。

  长沙民营医疗的困境与生机,平行的摆放在这个行业所有市场主体面前,不偏不倚。

  陷于困局,还是成功突围赢得生机。长沙民营医疗要走的路还很长。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健康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