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透视长沙社区医院(二):在三甲医院看病来社区医院打针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周曼 编辑:曼曼 2014-05-22 14:55:57
时刻新闻
—分享—
 红网记者 周曼 长沙报道
  
  五月初,红网开展网络调查,调查结果显示,生病选择去附近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求医问诊的网友,在调查总量中不足两成。做为承担城市基础医疗和公共卫生服务的重要机构,为何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简称社区医院)在市民中遇冷,5月20日,记者跟随市民糖妞走进雨花亭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市民:在三甲医院看病来社区医院打针
  
  位于韶山南路上的雨花亭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与长沙市中心医院仅一墙之隔,是糖妞经常“光临”的地方,因为家住香樟路口的她,有个一岁零七个月的女儿。女儿出生以来,所有的疫苗都在这所社区医院打,服务中心还可以定期为孩子进行免费体检,量身高,测体重,检查神经系统、体格发育情况。平时家里老人有些什么感冒发烧的小毛病,糖妞也会选择和父母来这里。
  
  因为最近总是下雨,妈妈有点有咳嗽,糖妞今天陪妈妈来社区医院看看。“以前也和今天差不多,不管是挂号还是见医生,基本上都不用排队,医生很有耐心,看病很仔细,医院打点滴的地方环境也很好,还有床位,费用也不高。不像三甲医院一样,进去两三分钟就看完了,打个点滴只能坐在椅子上,很多人挤在一间大房间里。”
  
  糖妞告诉记者,去年底时,女儿肺炎,在儿童医院看病,早上八点进医院,到下午五点还没挂上点滴,光等挂点滴的位置就等了三个小时。前段时间,女儿三肺炎,糖妞果断的决定在儿童医院拿了药以后到社区医院来打点滴。糖妞说,女儿太小,孩子的病还是不敢在社区医院看,一方面怕医生经验不足,另一方面社区医院只有一些基本药品,做检查的仪器也已经老化,无法满足需求,还是需要去大医院确诊。但是社区医院的环境和服务远胜于三甲医院,所以自己才做出在三甲医院看病,来社区医院打点滴的折中决定。

[NextPage]

(早晨十点,公共卫生科预约处排着长队)

(同一时间,挂号门诊处空无一人)

(居民在社区医院看病基本上无需候诊)

  社区医院:如何为市民做好服务,是社区医院更大的难处

  唐亚能已经在雨花亭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了二十多年,再有两年时间,他将到达退休年龄,身边院长的他,谈起这个工作、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方,他充满了感情,也有些许无奈。
  
  雨花亭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前身是长沙市韶山路医院,一级医院,2001年,成为长沙首批试点社区卫生服务中心,2009年正式更名为雨花亭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院职能由最初的医疗发展为基础医疗与公共卫生两大块,目前共有50张床位。
  
  公共卫生是雨花亭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最重要的工作内容,包括了医院辖区内61234名固定户籍人员及所有流动人员中所有儿童的疫苗接种、常规体检,孕产妇管理,65岁以上老人的常规体检,以及辖区内所有人员的健康档案建立及每年4次更新,特别是有三高、糖尿病、冠心病、精神病的人群,要重点关注。而以上所有的服务,市民均是免费。
  
  但是,对于这种全免费的公共卫生服务,很多市民并不买帐。“2001年起社区医院开始试点,虽然我们很多服务免费,百姓却并不信任我们,很多人问我们是不是医托、骗子,甚至有人认为我们是不是在搞传销,是不是要卖保健产品。2009年开始,我们医院正式更名为雨花亭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大家对我们有了更多了解,但是我们的工作开展仍然困难重重,不信任我们的仍然大有人在,直至今日,我们医院的医生,要去到市民家中进行服务,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受欢迎,大家接受家庭医生的角色仍然需要时间”唐亚能说起医院的发展史如数家珍。
  
  对于医护人员每天具体的工作,医务科主任王东更有发言权,雨花亭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目前共有员工71人左右,其中医护人员65人,公共卫生科及慢病管理医护人员46人,该社区医院辖区内居民超过6万人,目前有孕产妇500多人,0-7岁儿童3240人,65岁以上的老人5000名左右,基层医生的工作辛苦而繁锁。仅6万多居民健康档案每年更新4次,就已经是一项庞大的工程。王东介绍道,以医院孕产妇管理工作为例,该科室一共有4名工作人员,每天的工和除了在医院为孕妇进行常规检查,还需要去到刚刚生育的产妇家中进行产后访视,每个月要给辖区内所有的孕产妇打电话提醒各种注意事项。虽然这些孕产妇就在医院周边不远,但大多数无法坐公交车到达,医生只能自行骑电单车前往,最远的单程骑车可能需要20分钟左右,医生每半天平均访视5名产妇。“医院所有职工,包括临聘人员,工资待遇都由上级主管部门决定。基层医生的工作非常辛苦,没有成就感,而且待遇很低,我们单位还有一部分工作人员月工资仅两千多元,与大型医院的同行完全没有可比性,现在的待遇很难留得住人才。与此同时,我们每招聘一个人,或者需要增加员工人数,都需要通过上级门的批准,我们即不能增加待遇调动大家积极性,也无法增加工作人员降低工作强度。”
  
  与不被认可,医护人员的辛苦工作相比,如何为市民做好服务,是社区医院更大的难处。“我们社区医院辖区内有5000名左右65岁以上老人,每年为他们进行一次免费体检是一项大工作,要如何把分散各社区的他们集中起来,安全的送到医院,进行体检,再安全送回家,就是大考验。很多老人都有各种慢性疾病,一旦在体验来往路上及体检过程中有任何不适,都有可能对医院有意见,造成很不好的负面影响。”唐亚能说,“雨花亭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算是长沙社区医院中环境、条件较好的一家,很多不是我们辖区内的居民也会来医院进行体检,或者带孩子来打疫苗,做为政府主导的公立社区医院,我们不能拒绝任何非辖区市民,我们做得越好,医护人员的工作就会越辛苦,来医院检查的人越多,我们承受的压力也越大。”
  
  唐亚能为我们算了一本经济帐,“目前国家对社区实行的是差额财政拨款,按辖区的人数来进行资金补助,我们只能靠医院医疗收入补贴公共卫生服务,医院辖区外来我们医院享受公共卫生服务的人越多,我们亏得就越多。在基本医疗这一块,按照国家要求,社区医院药物零利润,诊疗费打8折,而我们现在执行的还是04年的收费标准。我们社区医院的病房都有独立卫生间,24小时热水,病房环境并不比大医院差,但床位费才7.2元每天,基础医疗部门收入还要补贴公共卫生服务,基本没有营利可言。现在医院的B超、X光、验血设备都需更新,否则很快接跟不上居民需求。虽然没有营利,基础医疗却是不做不行,而且必须做好。如果没有这些基础医疗设施,任何疾病医院都不能进行诊断,不能为社区居民进行最基础的医疗服务,社区医院将更难生存,更难为大家所认可。”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健康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