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娄底:遗憾与坚守

来源:红网 作者:康弥艳 编辑:易锐华 2020-03-02 16:28:38
时刻新闻
—分享—

红网时刻 通讯员 张东红 整理报道

讲述人: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 康弥艳

凌晨四点,尖锐的电话铃声划破了夜的宁静,文建福主任来电,心顿时被提到了嗓子里。一定不是什么好事,“我岳父不行了,我老婆伤心过度晕过去了,你能不能帮我去看看?”一直是我们坚强后盾的他第一次对我提出了求助,清晰地感受到他在电话那端的焦虑和不安。

披件衣服冲进夜色里,思绪回到了两天前的那个晚上,去11病室看望老人时,孤单的一个人躺在床上痛苦地呻吟着,豆大的汗珠流淌在额间,吃力抬起头望着我,听我是ICU的,老人瞬间激动起来,“不是说你们全科室都去一线了吗?为什么文建福不来看我,原来他是在骗我。”

待我慢慢地向老人解释了我的特殊情况后,老人苍白的脸上挤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自言自语道:“我就说嘛,今天你们书记、院长还有一些领导都来看了我,他们应该不会骗我呀!”老人断断续续地告诉我,他很喜欢热闹,他不喜欢冷冷清清的离去,建福答应他,一定会帮他挺过上半年的。可是现在,建福已经顾不上他了。那一刻,我就那么恍惚地坐在那里,呆呆地望着老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第二天,再次去看望老人时,似乎比昨天更加痛苦了,老伴在陪伴着,却显得那么的手足无助。老伴告诉我,她很害怕,害怕老人突然离去,害怕亲人无法见上老人的最后一面。尽管知道这不可以,我还是壮着胆子打了文老师电话,希望他能满足一下老人的心愿,到床头来看看,哪怕是让老人瞧上一眼。

“不行的,姑娘,你怎么能这么糊涂,我接管的是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况且还是危重症救治组的副组长,我怎么能离开呢?”远远地听到一些哭泣声,瞬间拉回我的思绪,不知不觉,我已经将车开到了老人的万宝老家,看到从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救护车上抬下了老人,面色苍白,嘴唇发绀。最让我难忘的就是那双睁着眼睛,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师母告诉我,在长沙不行了,想赶紧转回了,但不管怎么样,老人不同意,直到你文老师打电话告诉他,手术做完了,很成功,回来我帮你做康复治疗,老人才开心的同意回市第一人民医院(在老人心里,他女婿是在市第一人民医院上班)住院,因为他知道,他最信任的女婿一定不会骗他,可是,他永远也不会想到,他的建福却给他这么一个善意的谎言,他再也不会知道,他的建福没有见上他最后一面,也没有实现他的诺言。老人就这样走了,带着他的美好愿望走了,但是他却留给了文老师一辈子的遗憾……

来源:红网

作者:康弥艳

编辑:易锐华

本文为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ealth.rednet.cn/content/2020/03/01/6824179.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健康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