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长沙民营妇产医院调查(上):“二孩”红利的狂欢

来源:红网 作者:刘丹 陈亚男 编辑:周曼 2020-12-24 14:45:55
时刻新闻
—分享—

微信图片_20201224104848.jpg

红网时刻记者刘丹 陈亚男 长沙报道

“二孩”政策红利的释放,带来了妇产行业发展的春天。

2016年1月1日,我国正式实施“全面二孩”政策。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住院分娩婴儿活产数为1846万,是自2000年以来人口出生最多的一年。“二孩”时代正式到来。

在长沙,从最初靠妇科起家,到用产科发展壮大的民营妇产医院,也在全新的政策春风里迎来行业发展变局。近几年,湖南妇女儿童医院、长沙普瑞生殖与遗传专科医院、宁儿妇产医院等几家中高端妇产医院相继成立,长沙民营妇产医院市场掀起新一轮竞争高潮。据长沙卫健委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上半年,长沙市开展助产业务的民营机构数量已达18家。

可与此同时,长沙在2017年迎来生育高峰后,出生人口却逐年下降。“二孩”红利释放的长久性似乎并未达到期待值。

市场的蛋糕在逐渐缩小,民营妇产医院的盘子却在日益扩大。繁荣的市场投资背后,映射的是日益紧张的生存空间,抑或是预示着风口之上的发展生机?定位中高端服务的妇产医院的兴起,又会给长沙民营妇产医院市场带来怎样的变局?

微信图片_20201223174139.jpg

位于长沙雨花区的安贞妇产医院。

初生:从妇产科开启原始资本积累

妇产医院,从字面意义上来理解,便是涵盖了妇科和产科两项业务。可在最初的民营医疗格局中,并没有所谓的妇产医院,而仅有妇科医院。

“医院是以门诊起家的,做妇科在门诊就可以解决,不需要住院,妇科是民营医院设立最早的科室之一。”王先生(化名)在民营妇产医院做了十几年管理,他告诉记者,妇科一般追求短平快的发展特点,增值快,而产科对床位数、医院面积、学科力量等都有更高的要求,而且需要沉淀、增值慢。

王先生介绍,2000年左右开始,长沙开始兴起最早的妇科医院,妇科成为长沙民营医疗最早触及的版块之一。

可才尝到了妇科的甜头不久,民营妇科医院的发展却迎来了瓶颈。“民营妇科医院发展几年后,客源量开始缩减,业务萎缩得十分厉害”,王先生说,只做妇科越来越难得到市场认可,大量患者被公立医院吸引过去,民营妇科医院也就慢慢衰退了。

意识到做单一妇科无法持续、稳定吸引患者,也得益于产科资质的开放,民营医疗才开始真正申办妇产医院。

可产科资质的申请并不如妇科那般轻松。“审批很严格,有多少位主任级以上的医生、助产士有多少、占地面积多大等等都需要严格审查。”长沙百佳玛利亚妇产医院负责人张智聪告诉记者,除了资质和经验等硬件条件要达标,还要评估医院的成立对地区发展的影响。

“要判断是否填补了地区的就医空白,选择的路段能否满足老百姓的需求,并不是硬件达标了就能批下来。”

长沙百佳玛利亚妇产医院最终于2010年在长沙河西落地。此时,以长沙安贞妇产医院、湖南尚美妇幼医院、长沙丽人医院等为代表的一批民营妇产医院已在长沙实现初步布局,民营妇产医院也从单纯的妇科医院转向妇产、不孕不育医院并存的状态,单纯发展妇科的民营医院在长沙逐渐消失,产科与妇科并举成为主要发展生态。

与妇科相比,产科的顾客粘性和流量更大,“妇产并举”为民营医疗带来了更大的商机。可以说,民营医疗靠妇产业务完成了原始资本和经验积累,甚至有人评论说,“妇产科隐藏着社会办医成功的秘密”。

微信图片_20201223174647.jpg

潇湘晨报对长沙丽人妇产医院人流手术事件进行报道。

质疑:过度开发患者自损品牌形象

妇产科何以隐藏了社会办医成功的秘密?张智聪告诉记者,在民营医疗发展早期,“大部分人对女性性生活、避孕知识了解不够,民众认知度不高,不能像现在一样通过手机快速接触到信息”。

正是由于信息接触的不对等与滞后性,大部分女性在面临流产、妇科病等问题时会就觉得羞于启齿。而伴随着民营医院发展初期铺天盖地的广告投放,不少女性最终选择了服务和私密性都更好的民营医疗。

可民营妇产医院的发展始终伴随着质疑。一方面,是以莆田系为代表的民营医院使用百度竞价作为获取客源的主要方式,这一点随着“魏则西事件”的发生有所缓解,民营医疗也因日益增高的投放成本而开始转变获客方式。可另一方面,对民营妇产医院医疗水平不足、过度开发患者的质疑却不绝于耳。

今年6月,因意外怀孕,来自岳阳的徐先生带着妻子李女士带来长沙丽人妇产医院做人流手术。可当妻子做完一系列检查,被送往手术室后,手术医生才发现患者并未验血。

“她的主治医生说,忘记这个事情了。”徐先生表示。更让人意外的是,情急之下,主治医生竟然拿着患者两个多月前的验血结果上了手术台。

原本以为手术可以顺利进行,可谁知,在等待了将近一个小时后,徐先生却被告知手术失败。医生表示,“B超没拍清楚胚胎的位置,所以手术的时候没有找准位置”。

“你说这个医院怎么能这样,血液也不检测,B超也搞错了位置。我认为这个医院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做这个手术,对病人也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徐先生说,手术失败后妻子一直在家休息,脸色发白,还有流血症状。

近年来,诸如此类的案例还有不少。民营妇产医院资本积累的背后,也存在对医疗红线的试探,民营妇产医院的整体形象因此受到极大负面影响。

有业内人士认为,“民营医院从单纯的妇科门诊转向妇产医院后,是真正回归到医疗本身,因为一旦出现医疗问题,都会让医院面临严重损失”。可事实上,向妇产转型成功的民营医院有几分值得信赖,仍在许多消费者心中打上了一个问号。

同时,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女性对生育的医疗需求也不再限于产检和分娩,产后康复、月子服务和女性康养等需求日渐旺盛,仅仅以发展妇科和产科为主的传统民营妇产医院渐渐丧失市场竞争优势。

微信图片_20201223174406.png

今年开业的湖南妇女儿童医院位于长沙洋湖片区。

变局:新兴妇产医院改变竞争格局

顾客的需求在逐步跟上时代的变化。

张智聪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许多在我们这里生二胎的顾客都感慨,原来现在生小孩可以这么生,不仅可以无痛分娩、水中分娩,小孩和孕妇吃的、穿的、用的,医院都可以给你准备好,她们会觉得这和生第一胎相比有很大的变化。”

随着白领阶层人群的扩大,对中高端妇幼服务的市场需求也逐渐凸显。对此,一些妇产医院开始转向月子会所、产后康复、私密保养等业务的拓展。

以长沙百佳玛利亚妇产医院为例,玛丽亚近年来开始发展月子会所业务,目前拥有12套月子套房,其初衷在于围绕分娩的顾客打造产前、产中、围产保健、产后修复、月子会所等一体化服务。张智聪表示,在玛利亚的产科顾客中,大概有20%-30%的人有月子会所需求。

业务的转型背后是对中高端服务定位的进一步明确。2016年“二孩”政策放开以后,长沙民营妇产医院市场又迎来了一批定位中高端服务的新兴妇产医院,它们不再来源于传统莆系投资,在硬件设施、专家团队、服务理念和发展定位上都实现了颠覆式的改变,它们的诞生顺应最新的市场需求,给原本日渐失去活力的非公妇产医疗机构市场激起了新的浪花。

湖南妇女儿童医院注册于2015年,在2020年7月正式开诊。这所位于长沙洋湖片区的以妇女和儿童作为主要服务对象的专科医院,参照三甲规模打造,总建筑面积达到40万平方米,计划总投资40亿,它的成立,打破了长沙河西南部没有妇产医院的局面,填补了洋湖片区的医疗空白。

该院总经理李雷告诉记者,目前医院建立了妇科、产科、儿科、外科、生殖医学科、中医科六大学科,在2021年还将成立生殖医学科。

而就在湖南妇女儿童医院成立前一年,由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全额投资的长沙普瑞医院落地长沙市天心区木莲西路,医院以妇科、产科、月子、生殖作为主要业务板块,定位为国有高端三级医院。与长沙其他妇产医院不同的是,普瑞医院的诞生即打上了“国企投资”的背景。医院环境设施均参照五星酒店打造,引进了LDR一体化产房等一流设备,其最大的亮点还在于VIP式的一对一服务。

“普瑞医院以小而精、高端服务来定位,狠抓服务流程体系建设,在保证医疗安全的前提下,致力把服务做到极致”,医院执行院长罗行介绍。

与湖南妇女儿童医院、普瑞医院差不多同时成立的还有长沙宁儿妇产医院、长沙江湾医院等一批当下或未来以发展妇产、月子、女性康养等业务为主的新兴妇产医院。它们以其多元化的投资背景、新型的服务理念、时新的医疗水平、较大的体量需求等特点,对原有长沙民营妇产医院市场进行了重组。

有业内人士直言,这批新型妇产医院的诞生为长沙民营妇产医院市场带来了巨大的竞争压力,民营妇产医院的优胜劣汰或将加速到来。

微信图片_20201223174947.jpg

长沙市妇幼保健院的家化妇产中心。(图片来源于医院官网)

压力:公立妇产医院强化服务性

如果说区别于公立医疗机构的“特需”服务是民营妇产医院制胜市场的法宝,那么这个法宝已不再为民营医疗所独有。在长沙民营妇产医院经营市场中,除了内部竞争进一步加剧,来自公立医院的竞争压力也有增无减。

近年来,随着公立医疗机构对医疗服务的改善,在大医院排队长、流程复杂等问题得到了一定缓解。除此之外,面对顾客对服务的更高需求,不少公立医院针对性地推出了产科家化区、国际医疗、专项门诊等服务。

李女士自怀孕开始便在长沙市妇幼保健院做产检,与大部分孕妈不同的是,李女士因为购买了该院的产科家化区服务,每一次产检都不需要早早去医院排队等候。

“快要到下次产检的时候,会有护士通知我具体时间、项目,我只需要在那个时间点赶过去就行。”李女士告诉记者,因为办理了家化区服务,所有检查医生都会一次性开好,检查结果出来后也无须等待,医院会通过电话告知。同时,生产也是在独立病房完成,不需要进产房。

李女士从产检到分娩(顺产)总共花了15000元左右,与同在长沙市妇幼保健院产检和分娩(顺产)但没有办理家化区服务的王女士相比,只多出了6000多元的费用。

同样,在湖南省妇幼保健院,副院长梁松岳告诉记者,该院正在申请国际医疗部,针对有特需服务的人群和国际交流人士,开放更高服务品质需求的国际医疗服务,比例控制在10%以内。梁松岳还表示,医院现在启动了365天全天候的医疗服务,周六周日也有全天门诊和医技服务。

由此来看,在民营妇产医院市场竞争日益加剧的同时,整体医疗水平远在其之上的公立医疗机构也在补足短板,满足市场的多样化需求。民营妇产医院所谓的竞争优势也有所式微。

微信图片_20201223192529.jpg

2016-2019年长沙出生人口数量图表。

另一个不可忽略的事实是,长沙的出生人口在2017年迎来高峰后,在2018、2019年逐年下降。据长沙卫健委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年,长沙出生人口为98702人,2018年下降至80164人,2019年为73289人。

从数据来看,“二孩”红利的释放似乎并不如人所愿,产科市场在步步紧缩。可就在出生人口滑坡的同时,长沙非公妇产医院市场却再添极具竞争力的新秀,它们“盘踞”在长沙妇产医院的空白区域,实现对妇产医院行业颠覆式的布局。

长沙民营妇产医院市场将掀起一轮怎样的竞争变局?在与公立医疗机构的“差异化”发展中能否突出重围?在日渐缩小的市场蛋糕中,各个医院如何奇招制胜?请看长沙民营妇产医院调查(下):经营之道的破局。

相关链接:长沙民营妇产医院调查(下):经营之道的破局

来源:红网

作者:刘丹 陈亚男

编辑:周曼

本文为健康频道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ealth.rednet.cn/content/2020/12/24/8751323.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健康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