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微医董事长廖杰远:让14亿国人不再看病难

来源:红网 作者: 编辑:易锐华 2018-10-24 14:45:00
时刻新闻
—分享—

廖杰远是一位连续创业者。曾经的他,是中国智能语音识别行业的“元老级”人物,与几个合伙人一起创建科大讯飞,其智能语音技术在国际上处于领先地位。功成名就之后,2010年,廖杰远却毅然转身,投身于互联网医疗行业,创建了微医。是什么原因,让他选择了一个自己并不熟悉的医疗行业,并且发誓要做一辈子?

2010年夏天,一场灾祸突如天降,打破了廖家人平静的生活:两岁不到、活泼可爱的小侄儿得了一种奇怪的病,一条腿上长了包,看得廖杰远心疼不已。他抱着小侄儿从夏天折腾到冬天,整整10个月,辗转7家医院,最后来到上海的一家大医院进行了两次滑膜切除手术。手术前,医生语重心长地告诉他:小孩子的滑膜切除会对他的一生都造成影响。权衡再三,小侄儿还是接受了手术。然而,万万没想到,两次手术,两次复发。看着小侄儿难受的样子,这个事业有成、顶天立地的汉子也心如刀绞,寝食难安。那段时间,他忽然意识到:原来在疾痛面前,人是如此渺小、如此无助。

最后,廖杰远找到了病根:侄儿的病是结核引起的并发症。

抱着侄儿从医院走出来的那一刻,廖杰远暗暗立志:但凡我这辈子还能为大家做点什么,就是用自己熟悉的IT技术让他们看病能够方便一点。当年创业的激情再次被点燃,这个年届不惑的汉子自此便一脚踏进了此前完全陌生的医疗行业,摸爬滚打,一待就是8年。

对侄儿真切的疼爱驱使着廖杰远踏入医疗行业,在此浸润愈久,对医疗行业痼疾了解愈多,他就愈发感受到病人和家属的苦痛和呼唤:看病难,看病贵,缺乏基础的健康保健常识……这些问题给多少像侄儿一样的病人带来了无谓的折磨。意识到这些后,廖杰远先是震惊,再是愤怒和恐惧,当这些排山倒海的情绪逐渐平息后,他隐隐听到了一个声音在召唤:你一定要为全中国的病人们做点什么。

老百姓为什么看病难

一提到就医,大部分人都会想到门庭若市的三甲医院。但放眼全国,三甲医院只有1308家,仅仅凭借这1308家三甲医院,根本无力承载14亿人口、每年多达80亿人次的就医需求。

与热热闹闹的三甲医院相反,全国还有90多万家基层医疗机构,每天却门可罗雀。中国目前最大的医院每天门诊量接近3万人次,美国最大的医院一天门诊量平均在1600人次,这么大的差距究竟是如何形成的?

经过深刻研究,廖杰远发现了问题的症结:

中国没有家庭医生和全科医生体系。曾经,数百万的乡村赤脚医生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基层的全科医生和家庭医生,在基层百姓心目中有很高的地位。然而,伴随改革开放,赤脚医生逐渐消失在历史的视野中,与之相应,则是基层医疗保障体系的缺失。在美国和英国,80%以上的首诊和常见病的门诊,都是由全科医生和家庭医生完成的。只有在拿到全科医生、家庭医生开具的转诊单后,专科医院才会接诊,全科+专科是医疗协作体系高效运作的基础。但是中国目前还没有家庭医生和全科医生,导致大家不论是伤风感冒还是疑难杂症都一股脑儿地挤到三甲医院,三甲医院成了门诊部,造成医疗资源的极大浪费。

医保支付效率的严峻挑战。一方面,中国本土药企用于研发的开支只占总开支的低于10%,但流通成本却居高不下,经费开支的本末倒置耽误了许多药物的研发。全科+专科医疗协作体系的欠缺,双轨制改革有待探索,以及供应链和医保支付效率的低下,共同导致了目前医疗行业整体的困局。

将医院由信息孤岛变成信息大陆

发现了痛点,如何解决?廖杰远很快就和自己的老本行结合了起来,他想到要借助“大人云”(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驱动医疗、医药和医保的升级。

廖杰远面临的第一个挑战是如何将医院由信息孤岛连成信息大陆。

在过去的20年里,几乎每家医院都实现了内部的信息化,但一方面,所有医院的信息系统都是按照每秒钟个位数的访问来设计的,这样薄弱的技术体系难以支撑互联网高达数万、乃至数十万频率的访问,更难以保障信息安全。另一方面,医院与医院之间的信息沟通极度不顺畅,存在着很严重的信息壁垒,医院成了名副其实的“信息孤岛”。

为了打开医院的“围城”,廖杰远带领微医团队建立了一套前置服务器。困难时期经费极其紧张,以至于员工要将自己的工资省下来,支援服务器的建设。好在团队成员任劳任怨,众志成城,终于挺过了困难时期,在全国各大医院发布了1700多套前置服务器,这些服务器目前已成为保障互联网和医院内网交互的“金牌门将”。

平台建好后,微医推出的第一项服务就是挂号,病人可以免费在线预约2700多家医院的医生。通过APP,在得到病人授权后,医生可以很方便地获得病人的病历,从而能够更高效、全面地诊断。

快速为病人分诊

摆在廖杰远面前的第二道难关是如何快速为病人分诊,并且匹配到最合适的医生。这可以说是廖杰远最关心的问题——如果早有这样的体系,小侄儿也就不会遭受那么多无谓的折磨。可是,这么多年没有解决的难题,该从哪里入手?

一位医管局长建议廖杰远去学习美国的梅奥医院。梅奥是这样做的:病人进去之后首先由最资深的医生们组成的团队进行分诊,这样大大降低了误诊的概率。过去每年、每天发生这么多误诊,最大的根源在于西医的学科过度细分之后,专科医生往往只能看到一个方面,一叶蔽目,难以整体把握病症。

2015年底,微医在乌镇成立了一家互联网医院。分诊完成之后,系统可以自动帮病人完成预约、支付,将过去的4-8次排队缩减为1次,并在病人和医生之间形成长期的随访关系,建立起动态的健康档案。

目前,微医的会诊已经连接到19000多家基层医疗机构,直接支援村、乡、县,当医生拿捏不准时就可以发起会诊,由互联网医院的专家来帮他做会诊。

建立互联网医院和全科医生制

第三个挑战是现有的行业规定。医疗机构审批法对医师做出了两点限制:1、必须在指定的医疗机构;2、必须面对面。但微医的互联网医院实现了三点突破:1、医生跨省多点执业;2、远程诊疗;3、电子处方。后续微医还将跟进在线医保、电子病例共享等等。虽然造福了亿万病人,但囿于现有行业规定,稍有不慎,微医的一切努力都可能付诸东流。当初廖杰远在决定是否要建互联网医院时,也曾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2015年的一天,是微医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时刻,也是廖杰远深受感动的一个时刻。乌镇所在地桐乡市,市委专门安排出一个周末,讨论微医的“互联网医院”项目。在这场关乎到亿万国人切身福祉的重大问题的讨论会上,桐乡市的父母官并没有吝惜权力,更没有明哲保身——所有的常委一致做出书面决议:全力支持“互联网医院”,一切问题由常委会来承担责任。他们提出了这样的口号:乌镇要做互联网医疗的小岗村!

时至今日,廖杰远仍常常感叹:如果不是在乌镇,自己的互联网医院恐怕早就关门100次不止了!

政商关系的“清”和“亲”,在此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这是多么感人肺腑的一幕!

作为曾经引领创新行业风潮的资深科技人,廖杰远对互联网的商业模式有着精准的洞察。他说:“互联网有一个规律,这个产业链里面已经具备了的要素千万不要再做,互联网的优势是实现生产要素的重组,而不是去生产新的要素。但是,如果业务链缺失某个关键要素,迫不得已,你必须硬着头皮去补,就像阿里和京东必须做好物流和电子支付,才能真正普及电商。鉴于全科医生在中国医疗体系里的缺失,微医必须要做先行者。”时至今日,微医的全科业务已经在全国建立6个中心,并获得了全国第一个健康管理学院办学资质,将成为未来中国全科医师和健康管理师的培养摇篮。

东风浩荡,百花齐放

“创业,创新,从哪里开始?就从身边开始,创业最简单的方式就是从我们身边的难点、痛点开始,真正为行业创造价值”。廖杰远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成立两年多来,累计已有亿万人次在微医的互联网医院就医问药。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微医还会带给我们更多的惊喜,将健康喜乐的福音传递给更多病人。

阳明先生说:“夫圣人之心,以天地万物为一体,其视天下之人,无外内远近。凡有血气,皆其昆弟赤子之亲,莫不欲安全而教养之,以遂其万物一体之念。”当初对家人的怜惜之心,扩充为对天下病人苦痛的悲悯,廖杰远这份广博厚重的胸怀,让他带领微医一骑绝尘,并以令人望尘莫及的速度,奔跑在“成就社会,服务民众”的道路上。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4月20日下午,此次互联网+致良知(乌镇)学习会上,微医创始人廖杰远将携手康恩贝集团董事长胡季强,呈现医药集群3.0战略蓝图,诚邀更多有情怀、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加入医药集群,共同解决医药行业难题,成为人民健康的忠诚卫士!

总结:文章让我们首先了解到为什么看病难,并用自己擅长的领域去坚持尝试解决这个问题,十分具有社会责任感。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健康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