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湘医党建 | “徽章姐姐”的故事

来源:红网 作者:蒋开明 编辑:刘丹 2019-04-09 17:41:37
时刻新闻
—分享—

编者按:随着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深化,医疗卫生机构党建工作的重要性与紧迫性不断凸显。在助力健康中国建设中,发挥党建的引领作用尤为重要。红网健康频道开辟《湘医党建》专栏,将陆续编发各医疗卫生机构推进党建工作的经验做法,宣传优秀党员和党支部的风采和事迹,树立医卫系统党建工作典范。

第一次见到“大男孩”,是两年前的十一月。当时一位满头银发、富态慈祥的奶奶由轮椅推着来到病房。奶奶八十四岁了,被诊断为骨髓瘤。送她来的是两名社区工作人员,后面跟着一个二十多岁但显得有些天真懵懂的“大男孩”。社区人员告诉我们,奶奶是一位离休干部的遗孀,老伴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十几年前已经去世。“大男孩”是他们收养的也是唯一的孩子,智商比同龄人差一截,奶奶对他百般疼爱。听到这些,我们不由得对奶奶心生崇敬。

奶奶在病区住了二十多天,尽管年事已高,但仍然耳聪目明。奶奶也很坚强,忍受着强烈的骨痛,在护士们的协助下定时翻身,保持着皮肤的干净完好。大家很喜欢奶奶,问起家人,奶奶总说在外地。“大男孩”陪在奶奶身边,常常会带着无助而焦虑的表情,追问奶奶的病会不会好,听到我们善意而非真实的答案,然后又会欢天喜地。慢慢地,“大男孩”和我们混熟了,见到每位护士都叫“姐姐”。

出院后的一个下午,我在置管随访门诊上班。已经近五点半钟,窗外寒风凛冽,下着毛毛细雨,诊室里没有患者了,我开始整理操作间,做下班前的准备。这时候,突然看到“大男孩”在门口探头探脑,脸上沾着雨水,我赶紧迎上去。门外,奶奶坐在轮椅上,我把她推进诊室。奶奶满脸歉意,说耽误我下班了,然后告诉我,治疗期间置入的PICC导管,今天又到了维护的时间。她家住在医院附近,楼梯房的五楼,因为无法步行,所以下楼很不方便。早几回来医院,都是到街上请路人帮忙背下楼,一次三十元钱。今天天气不好,很难找到人,所以来晚了。奶奶轻描淡写地述说着这些,“大男孩”安安静静地立在一旁,他们没有丝毫的怨天尤人。而我的心,却已愧疚不已,我们之前给予奶奶的,仅仅限于职业的照护,仅仅限于院内的关怀。对这些特殊的患者,我们知之甚少。那天,我向奶奶索要了她家的门牌号码,我想,我们可以做得更多。

第二天晨会,我把奶奶的情况告诉了小伙伴们。几位党员护士迅速反应,建议成立特护小组,每周定期上门为奶奶做导管维护。当天中午,我们小组的六位党员,摁响了奶奶家的门铃。“大男孩”看到我们,无比兴奋。奶奶家请了一位钟点工,病后想换个全职保姆,无奈人家不愿意服侍病人,只得作罢。环顾房间,家具简单朴素,物品陈设井井有条,只是积了一层薄薄的灰尘。“大男孩”开心而有些笨拙地给我们端茶倒水。我们告诉奶奶,以后的导管维护不用去医院了,我们每周会轮流上门服务。临走的时候,我们把病区的回访电话号码留下,告诉奶奶和“大男孩”,随时可以拨打找我们中的任意一位。“姐姐,我打电话怎么称呼你们?”“大男孩”有些着急。让他记住我们每个人的名字是件困难的事情,正在为难之际,“大男孩”突然发现我们胸前佩戴的党员徽章,指着说“我叫你们徽章姐姐好吗?”几年前 ,在医院党委的号召下,病区所有的党员都佩戴徽章亮明身份上岗,时时牢记为人民服务的初心。“徽章姐姐”,第一次听到这么真诚而独特的称呼,出自于一位心智懵懂的“孩子”之口,是一份多么大的信赖与期待!顿时,一种莫大的荣誉感和使命感油然而生。

自此,我们为“大男孩”开通了“徽章姐姐”热线,开始了“徽章姐姐”家访。事实上,“大男孩”除了自家电话,很少记得其他的号码。这一次,他硬是生生地把我们的电话号码记在了脑子里。尽管大家平时工作很忙很累,但每周对奶奶和“大男孩”的访视却从未间断。除了细心维护奶奶的导管,我们还帮助把房间清扫干净,用消毒片熏蒸,反复交代钟点工阿姨有关奶奶的饮食注意事项,指导“大男孩”做些简单的护理,也给他带去一些小零食和图画书。时间长了,医生党员、共青团员也加入了由“大男孩”冠名的“徽章姐姐”特护小组。提供全时空复诊、开启出入院绿色通道、教给“大男孩”生活技能……成了我们小组每个人自觉的工作。

几个疗程后,奶奶可以自行走路了。看到奶奶病情的好转,我们颇觉欣慰。一天中午,值班护士突然接到打给 “徽章姐姐”的电话。电话里,“大男孩”很焦急,说奶奶不舒服。我们赶过去,才知道奶奶因为感冒后并发了肺部感染,坐在床上喘不过气来。大家很快把奶奶安顿好住院,而奶奶因为年纪太大的缘故,病情却一天天加重。一个云淡风轻的午后,奶奶走了。我和几位小伙伴带着对奶奶的敬仰,为奶奶做最后的擦洗,换上她自己准备的白色绸缎唐装样式的行装。病房里静悄悄的,“大男孩”泪眼婆娑,狠命地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说“奶奶交代过,病房里不能吵,不能给‘徽章姐姐’丢脸”。

再次见到“大男孩”,是奶奶离开的一周后,社区人员陪着来的。他提着一袋酸奶,来病房看“徽章姐姐”。“大男孩”告诉我们,他要去福利院了,在那里,他可以做些简单的清扫之类的事情。临走的时候,他朝我们深深鞠躬,“以后我还可以找徽章姐姐吗?”。当然可以!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我想,始于这一声称呼,因着这一份责任,我们是你永远的“徽章姐姐”!

(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第一党总支血液内科党支部 蒋开明)

来源:红网

作者:蒋开明

编辑:刘丹

本文为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ealth.rednet.cn/content/2019/04/09/5309131.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健康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