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湘雅往事⑤ | 张成裕教授:追梦赤子心,热土家国情

来源:红网 作者:刘丹 编辑:刘丹 2019-11-06 13:07:49
时刻新闻
—分享—

编者按:钩沉传奇故事,解构文化内涵。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红网联合中南大学湘雅医院特别开辟“湘雅往事”栏目,通过对老前辈们个人成长和奋斗经历、亲历重大历史事件、学科发展历程等进行文字、影像的采集整理,以访谈录的形式呈现老一辈医学大家勤学苦练、立德树人的奋斗史。

73b65c5be087ff294efcf386a3db44c.jpg

系列报道:

湘雅往事① | 李学渊教授:活到老,学到老

湘雅往事② | 袁明道教授:三代湘雅人 一片赤子心

湘雅往事③ | 肖剑秋教授:医海泛舟70载 丈量健康尺度济苍生

湘雅往事④ | 孙明教授:家训和院训是我的行医守则

【人物名片】

张成裕,男,汉族,中共党员,外科专家,广东省新会县人,1934年8月出生于印度尼西亚万隆市。曾任中南大学湘雅医院老年医学科主任、老年医学科教授。

1956年从印度尼西亚回国升学,考入湖南医学院医疗系;1961年大学毕业,分配在湖南医学院附一院(现中南大学湘雅医院)担任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1988年曾赴美国明尼苏达大学进修。

张成裕从事临床外科学教学50余年,形成了其独特的教学风格,并总结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外科教学方法,历年来被评为先进教师,1991年荣获全国优秀教师称号。长期的医疗实践中,他对休克、水、电解质和酸碱平衡、外科围手术期处理、胃肠道疾病和胆道疾病的诊疗,有较丰富的经验,完成大中型手术逾1000例。长期从事于肝胆管疾病的科研工作,主要著作有《肝胆管结石并狭窄的手术失误125例探讨》《医源性胆管狭窄的诊治体会》《肝胆管结石伴胆管狭窄202例诊治体会》《原发性胆囊误诊分析》《右肝管全程剖开胆肠吻合术的解剖学研究等》,其治疗观点为国内外科论文多次引用。撰写科研论文30余篇、论著10部,并编写过外科教材。

张成裕是爱国华侨,有着一颗拳拳爱国之心,早年在国外华校从事华侨教育事业和爱国团结事业。回国60多年以来,他犹如孺子牛般地辛勤耕耘在祖国的医疗教学事业上,治学态度严谨,工作作风踏实,医德医风良好,深受学生和病友好评。

华侨岁月:血脉中流淌着的中国情

记者:您能介绍一下您的家庭是什么时候去的印度尼西亚吗?

张成裕:我的籍贯是广东省新会县,儿童时代、中学时代和小学时代都在印度尼西亚。到了22岁,也就是1956年6月份,才回来。我的父辈刚来到印度尼西亚的生活是很困难的,一个是文化程度很低,都是小学,甚至是小学的文化水平都达不到,只是在书塾读了一些书认了一些字。到了印度尼西亚这么一个地方困难更多,语言根本不通,所以在印度尼西亚的那几年他们是很辛苦的。但是我们中国劳动人民,很会吃苦,很会持家,所以经过他们的努力以后在印度尼西亚万隆就定居下来,一直到今天。

记者:您第一次接触到中国文化是什么时候?对此您有什么感触?

张成裕:小学学中文,叫做华文,还会教唱歌、教算术、写汉字,所以我就从那个时候开始接触到真正意义上的中华文化,第一次听到了我们的国语。老师讲国语讲得非常好听,我们的国语抑扬顿挫非常动听。我到现在已经八十多年了,我还清楚地记得我在小学一年级第一次见到我的老师,她第一次教我们唱的歌,这个歌名叫做《离别》。这个歌我现在在国内还经常听到,每次听到这首歌就勾起我的乡愁。我在那个时候真正地接触到我们伟大祖国的文化,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就是从小学开始接触的。

选择回国:带着家人的寄托追梦

记者:您的家庭是如何同意您回国升学的?对您回国的选择有怎样的期许?

张成裕:大概在1951年下半年,我的爸爸他天天在劳动,积劳成疾,身体很不好。有一天,他预见到将来会发生的一些情况,特别召集我们家里全家人聚在一起。我们一共有8个兄弟姐妹,我有大哥,我排行第二,下面还有6个兄弟姐妹,我爸爸说,我们的家产将来是由大哥来继承,至于老二,他很喜欢读书,在学校里面成绩是非常好的,还是读书好。亲戚朋友、左邻右舍都有子女在国内,他们都说很好,所以可以回国升学。这是我爸爸临终给的一句话。

我的妈妈讲,最好做一个好医生,救救你爸爸这样的病人。这句话我印象很深,所以我就决定今后有机会回国就一定要考医学。

我在1956年6月15号登上了北上的轮船,回到了我们的祖国。当时我报考的时候,第一志愿是北京医学院,第二个志愿是沈阳的医科大学,第三是湖南医学院,也就是后来的湘雅医学院。发榜的时候就正好考上了湖南医学院。我当时非常高兴,一个是符合我的志愿,更重要的是我全家都希望我考医学能够治病救人,做一个好医生。

湘雅记忆:用一辈子做好一名外科医生

记者:请谈谈您在医学院读书印象深刻的事情。

张成裕:我在回国以后感想很多、印象很多,首先印象最深刻的是1956年9月入学到12月,这短短的几个月,我在大学课堂第一次接受医学教育。国内大学的老师水平非常高,我们坐那里上课,用现在的话来讲真的是一种享受,很复杂的医学知识经过他的讲解,讲得清清楚楚,所以我很佩服我们祖国的老师。

第二件印象深刻的事情就是当时的组织党支部、团支部还有我们的班主任对我们回国华侨非常关照,在学习上经常问我们有什么困难。每当过节他们还特别来看望我们,还经常征求我们的意见。在国内很不习惯的就是气候,湖南的12月份最冷了,幸亏同学们借我棉衣穿上,穿上之后还是非常寒冷。其实这种情况我的祖父老早告诉我了:“我是从国内来的,国内冷得不得了,你是没有办法想象的。”我说无所谓,冷了穿个夹克衫就可以了。我以为是这样,结果不是那回事。所以在生活方面,一开始是适应不了气候气温的,但是我还是要克服这个困难。不习惯的还有饮食方面。我印象最深的是湖南人最喜欢吃辣椒,餐餐都要吃辣椒,经过几十年的国内生活,到现在我已经很喜欢吃,现在最喜欢吃的湖南菜就叫辣椒炒肉。

学习这方面的困难在哪里呢?国内同学的水平比我们高很多,特别是化学还有应用物理学他们一听就懂,我听了半天都搞不清楚。虽然我在国外算是比较优秀的学生,但到国内是中下的,差一点就留级了。当时一共有五门课,如果有两门功课不及格我就要留级了,我三门课是比较优秀,其他两门功课就60来分。这60来分我想可能是老师给我的分数,是人情分,不是我真正考的。

记者:请您谈谈到湘雅以后比较难忘的工作经历?

张成裕:我在大学一共读了五年,1956年入学,1961年大学毕业,大学毕业以后就分配到湖南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那个时候叫附属第一医院,现在就还是恢复到原来的名字——湘雅医院。分到医学院之前要先填志愿,我特意填了附一院的外科。

外科是一个很特殊的部门,除了看病开药,其他一大部分时间都要开刀,要上手术台做手术。都是从开始什么都不懂到慢慢地学习,练习基本功,做学徒,然后再来独立。所以外科教授都跟我们讲:要培养一个成功的、有能力有才华的外科医生要十年时间。所以,我在分到外科以后才慢慢地体会到搞外科是很艰苦的,同时搞外科是有风险的,因为你要在那里动刀,动得好就救了病人,动不好就会得到相反的效果。所以外科是要和疾病进行生死搏斗的。

每一个外科的教授,从我的老教授到主治医生还有高年资的经治医生,都对我非常的关心体贴,我就是这样一直慢慢地走过来的。首先是看,后来是手把手教,之后才让你做简单的手术,当了副教授以上才做大型的手术,是这样一个过程。

现在回过头问我:你现在愿意做什么样的医生呢?做哪一科的医生呢?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我喜欢外科。做外科医生是富有挑战性,也富有探索性的,而且见效也很快、诊断也很明确,效果很明显,如果做其他科的话就没有这些优势。所以我到现在为止,到退休以后,如果说对人生有什么感悟的话,我想说,我这一辈子做外科医生很值,我喜欢做外科医生。

记者:您可以介绍一下您和韩明老师之间的故事吗?

张成裕:我进入外科以后,就好像进入一个温暖的大家庭。在外科里面,我碰到了不少的好医生,首先要提的是韩明教授。非常巧的是,韩明教授他也是归国华侨,不过他回来比我早很多年,是我的长辈。他也是我的老乡,广东省新会人。结果我们有缘就在湘雅这个地方会合。刚好我分到外科,又是在韩明教授的指导下工作。他是非常勤奋的一个人,手术做得非常漂亮,对病人非常关心,所以他也在1990年教师节获得了“全国优秀教师”的称号。他学问非常渊博,外语非常好,所以他对英美的杂志、国外的医学,尤其是外科的医学动态了如指掌。他又是我们湘雅医院最好的一个博士生导师之一。人人都夸奖他,到现在还在这里做我们的顾问,所以我今生今世跟韩明教授在一起,一直在他底下做事,我非常幸福,也非常荣幸。

我在1992年荣获“全国优秀教师”这个光荣的称号,我要感谢所有教过我的人。得到这样一个殊荣不是我一个人的努力,而是因为湘雅医院从基础科到临床科许许多多的教授手把手在教育我教导我,把我训练好,我首先要感谢他们。

记者:在教学过程中,您自己又是怎样去教导学生的呢?

张成裕:我在读大学的时候,基础课很多,但是教过我的这五个老师我永远记得,名字我现在不好一一提出,将来有机会在文章里面再一个一个向他们道谢,向他们学习。

从事外科的时候,我通过外科手术,通过实践看病人、做手术,在手术当中,在看病人当中有很多的体会,我就善于把这些体会记录下来,作为教学的参考。

首先,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师德。这是从我们的老一辈身上学习来的。我们的老一辈对老师是非常尊敬的,他们认为医生和老师是我们人生里面最值得尊敬的。这句话我到现在都还记得。所以我做老师的不仅仅要上好课,更重要的是在医德、在做人的方面告诉学生怎么做人,怎么做一个好医生。比如,当我们给实习同学上课的时候,第一次给病人开刀,告诉学生怎么开,开刀之前的话,首先要求学生要端正,要爱护病人,关心病人,你才有资格动刀。

对我教的学生,我是非常关心的,除了上了课以外,我跟他们很多都成了朋友,所以我现在虽然退休了,虽然没有做什么事了,我的下一辈的很多人都记得我,我无论到什么地方去碰到过去的这些校友和同学,他们都叫了我的名字,讲得出我什么时候给他们上过课的。

记者:您还记得您当年第一次做手术动刀的情况吗?

张成裕:印象非常深。我刚刚工作的时候,当时是不能自己拿刀子的,只能够看,我就在各个科去轮科。因为外科有很多科:内、外、妇、儿科等等,非常复杂。作为一个外科医生,进入外科专科之前必须各个科都要轮,所以在外科第一年轮科的时候,就到妇科,又到泌尿科。

我在泌尿科碰到一个很好的老师,张时纯老师,他对我作为华侨的身份是非常关心的。他向全科的医生、护士长和同学讲:张同学是国外回国的学生,回到国内读书很不容易,来到我们本科学习的时间也很短,所以我们要格外照顾他,希望你们主治医生、总住院医生给他做一些基本操作,让他体会体会,比如做个切口、缝几针啊,让他有些感性的认识,有一些切身的体会。我听了这些话之后非常感动,这种感动一直到现在我还记得,这是一个非常关心我的老师。

我生平作为外科医生第一次拿刀子,不是在普通外科而是在泌尿外科,就是张时纯老师亲自交代要我拿刀子,我就战战兢兢地拿了个刀子割了一刀。我永远记得这个情谊,这是湘雅的情谊。我们的湘雅医院是非常温暖的一个大家庭。

记者:您和病历之间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故事?

张成裕:病历的话,可以说是一种文化传承。我们湘雅医院的病历就是一种非物质文化,是我们湘雅医院的文化之一。它有相当长的历史,湘雅医院成立于1906年,到现在有100多年了,按照道理讲的话,病历库应该从1906年就要建出来。但是当时那个时候的中国非常的乱,又有抗日战争,又要逃难,湘雅医院从长沙还要到贵州去,到云南去,所以这几年就无法建立一个完整的病历库,我们只能在战后1946年建立第一份病历库,病历库的成立也是湖南第一个。

病历对我们医生来讲可以总结治病成功和失败的经验,是一个很宝贵的科学文献。我们看病治病除了现场收集材料制定医疗方案措施,还要参考以往的病历。以往的病历有血有肉,很生动地记录了这个疾病从发生发展到最后的结局,所以有非常重要的价值。病历在科学研究方面也是特别重要,我们每次要写论文,除了整理现有的资料以外,还要参考历年的病历。

从我个人来讲,因为当过语文老师,练过毛笔字,字写得比较漂亮、比较工整,从开始实习的时候到当住院医生的时候,我的病历常常受到教授们的表扬。在医院百年展览的时候,要把优秀的病历展览出来,我写的病历有幸在展览台上进行了展览。

寄语后辈:首先要热爱祖国

记者:您的女儿也是一名医生,您对她的医学生涯有什么影响?

张成裕:她去上幼儿园回来总是看到我穿白衣服,戴个帽子,我有时候带她去医院,我在医院值夜班,她就坐在我的边上。外科医生很辛苦,不是8个小时工作制,而是一整个昼夜24小时都在医院,除了吃饭休息以外,一天到晚地守在那里。所以她注意到,只有星期天我们家人才集合在一起,其他的时间根本看不到我,吃饭的时间也看不到。她经常看不到爸爸的面孔,所以她才知道医生的辛苦。医生治病救人,她深深地印在脑子里面,到了大学的时候,她就报考了医学院。

她的工作轨迹跟我一样,大部分时间就是在无影灯下抢救病人。做手术是有风险的,做得好救了病人的命,做不好甚至就出了大事,甚至死在手术台上都有。所以她每次做手术的时候,我心里都祈祷,祈祷她和患者都平安。等到她做完手术,她就喜欢向我报告,做成功了就非常高兴,就松了一口气。

记者:您对年轻后辈医生有怎样的期许?

张成裕:我现在特别要强调,作为一个青年人,作为中国的青年人,第一条要爱自己的祖国。首先做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所以我就希望我的女儿能做一个很好的湘雅医院的妇产科医生,为我们千千万万的同胞们治病。我就这个愿望。

现在我们祖国这么强大,将来就靠这些千千万万的年轻人。从医学来讲,将来湘雅医院的前途、发展全靠年轻人,所以我希望我们的年轻人比我们这一辈更加强大、更加有作为,这是我对年轻的医生,对自己的女儿都是这样一个愿望。

记者:请您谈谈您自己和湘雅医院的感情。

张成裕:我把我们的湘雅医院当作我的母亲。为什么这么说呢?我在国外只生活了22年,来到湖南以后从1956年9月一直到现在2019年的9月,整整六十多年了一直都在湘雅。所以我经常讲的一句话:湖南是一片热土。可以说湖南是我的第二故乡,我是喝湘江的水、吃洞庭湖的米长大的,是湖南的父老兄弟培养我长大,教育我成人的。我一直在湖南,一直在湘雅这个圈子里面,我接触的人,包括亲人,老师,同学,包括工人、老百姓,包括病人,就相当于是亲人,我是这么看待的。所以我一直就在这里生活,可以说是融为一体了,我一辈子都离不开湘雅了。我要感谢祖国也感谢湖南,更加感谢我的湘雅医院。

我是1997年退休的,退休以后一直在返聘,直到2016年。返聘是做什么呢?开始是在病房里面教下级医生,查房然后就是看门诊,凡是有重大的手术和危重的病人就去参加会诊。最后的十年就一直在看外科专家门诊,参加研究生的答辩会,还有一些培训班。我是教师,我有责任把我的学到的东西贡献给人民,为人民服务。

我一直有几十年的时间都离不开医疗,离不开湘雅,湘雅深深地刻在我的脑子里面。我抢救病人也好,做手术也好,当年的情景也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面,所以这个影响永远不会消除。今年正好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想想我的身世,想想我在湘雅工作的历程,我的心情是非常激动的。所以我现在还是从内心感谢祖国、感谢我们伟大的党、感谢我们的湘雅医院。我祝福祖国,祝福湘雅,希望我们的祖国越来越强大。

统筹:邓磊 刘丹

文字:邓磊 曹璇绚 刘丹 郝程霞

编导:曾慧

摄像:管一桦

配音:田萌

剪辑:赵梓汝

后期:王轶楠

视觉设计:杨靖舟

来源:红网

作者:刘丹

编辑:刘丹

本文为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ealth.rednet.cn/content/2019/11/06/6186681.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健康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