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长沙医美疑云(一):逻辑的颠覆

来源:红网 作者:向婉 易征洋 编辑:周曼 2018-12-05 12:02:10
时刻新闻
—分享—


????????-01.jpg


编者按:不夸张地说,美容整形对于追求时尚的年轻一代,已如请客吃饭一般随便了。有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医美行业增速超40%,增速是全球6倍,行业预测,不久后的中国有望成为世界第二大医美市场,快速突破万亿大关。可是,繁荣并未能掩盖行业的混乱,畸形的运营机制,无底线的“医美贷”陷阱,良莠不齐的医疗水平,如同笼罩在美容医院与爱美者头顶的阴云,不仅危害行业发展,更让消费者的安全危机四伏。红网即日起推出【长沙医美疑云】系列报道,试图一探此行业之深浅。

红网时刻新闻 记者 向婉 易征洋 实习生 陈紫薇 长沙报道

如果推荐一个朋友去做美容,就可以获得4000—8000不等的酬劳,这活儿你干不干?

这并不是什么“假设”,而是目前正大行其道的“渠道型”美容医院的常规生存模式。这类医院,不需要多大的营业场地,也没有什么技术核心,甚至可能连自己的医生都没有。他们纯粹依靠“中间商”为其招揽客源,并许以超过五成的利润返点;他们靠医生“走穴”或外院转诊维持业务,手术失败则可能连人都找不到。

细究起来,他们更像是一群空手套白狼的投机商,但正是他们,占据着目前长沙医疗美容机构近七成的比例,搭建起一套看似高效,实则荒唐而危险的医美市场秩序,其背后造成的消费者经济损失和社会诚信崩塌,则可谓触目惊心。

本末倒置:不做美容做“渠道” 零成本也可以赚大钱

在读生小刘(化名)是一家渠道医院的推广代理。在高二的时候经朋友介绍就接触渠道医院,开始兼职做客源介绍和提供医疗美容咨询。她向记者透露,干这行,中间利润达到50%-60%,兼职的情况很普遍,学生比较多。“每个月基本上都是七到八千的收入,运气好一点可以上万元,客源大部分是身边的朋友。”

为什么会有这么高的提成?原因在于,渠道医院并不需要多高的运营成本,甚至都不需要有一个全职的医生,而渠道资源则不同,那是他们最重要,也是唯一的生命线。

长沙市医疗美容协会会长肖征刚介绍,传统型的医美机构一般会配备有月薪10000元的医助到年薪100万的主刀医生,而大部分的渠道医院不需要“养”这么昂贵的医生,当有需要的时候,他们会直接“借”别的医院医生过来“飞刀”。

“现在政策允许医生多点执业,这让渠道医院的‘借鸡生蛋’得以实现。”

——这就是渠道医美和渠道商的生存之道,只要有了源源不断的客源,一家渠道医院就可以很好地生存下来。

肖征刚坦言,在长沙,叫得上名字的美容医院大多经历了较长时间的运营和推广:打造医生团队,塑造品牌形象,优化服务流程,引进专家资源和先进技术。然后依靠广告宣传和市场口碑,逐步做大,期间还要耗费大量的精力财力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整形意外。“但这些渠道医院不需要遵循这样的逻辑。”

长沙一家渠道医院的经营者小薇(化名)也透露:“目前我知道运营成本最低的渠道医院投资不到100万,经营面积300平左右,直接消化自身渠道资源,仅配备基础服务人员。更有甚者,背后或许还吸纳多个代理入股,几乎零成本运营。”

肖征刚透露,长沙市在统计的医美机构有145家左右,从业者大致1万人左右,其中纯直客模式的机构仅占30%。在渠道医美机构迅猛扩张的黄金期,以异地转诊、高额返点为特点,渠道医院一度活得比所谓的千万级直客医美机构还滋润。

“茹毛饮血”:渠道商吃掉了你绝大部分的美容消费

可是,这样的剧情很快发生了反转。

在变现快、易裂变的市场红利下,渠道商很快露出了獠牙。

由于一般渠道医院的客源百分之百来自渠道输送,掌握话语权的渠道商牢牢地掐住渠道医院的“命脉”,渠道医院与渠道商之间,从互利互惠的关系演变成前者被后者‘绑架’,为了业绩,渠道医院被迫高额让利。

“一般渠道商抽取45%至60%的利润,加上入股分红最高或可达到80%左右。”

小薇坦言,只要手握客源,就可以成为渠道商。加上渠道医院经营门槛低,模式简单粗暴,渠道商甚至自己就可支撑起一家渠道医院。

换句话说:他们不“生产”美女,只是把想变美的“羔羊”当成商品一样买卖,坐收红利。

“为了维持运营,同时保障业绩流水,我们完全变成了替他们打工的角色。”一位渠道医院负责人无奈道:渠道商看似是为医院输送客源,实际上却像“茹毛饮血”的野兽,大口地吃掉每一个顾客的剩余价值,留给医院的利润空间微乎其微。

不仅如此,相比稳定、优质的美容院渠道,如今衍生出的美甲、夜场、网红等多渠道更多输送是“一刀宰”客源。所谓“一刀宰”,是指夜场、网红渠道输送的客户不具备美容院输送客户的忠诚度,接收这类客户的渠道医院往往会不顾后果,把对客户的开发与榨取用到极致。

类似的客源,难以为医院提供持续的收益,相反,还可能给医院带来负面的评价,使医院陷入更艰难的恶性循环。

被严重挤压的利润,持续恶化的口碑,在渠道逻辑下生存的美容医院最终难逃“短命”的结局。

小薇称,如今成立一个渠道医院很快,但转手、倒闭也快,“寿命”短的渠道医院不到6个月。

她认为,这样的渠道医院会直接伤害到消费者,因为术后问题可能会在半年以后暴露,当渠道医院不稳定,消费者则投诉无门。“良心好的代理会把问题客户介绍到别家去或是新医院修复,若不接纳也没办法。做坏的客户转到我院的情况有很多例,所以这种经营模式投诉率很高,大致30%左右。”

疯狂的羔羊:医美或成为00后的日常生活方式

爱美是人的天性,又有什么过错可言呢?可是在逐美的过程中,当医美释放出的魔力难以让人抵挡,这一简单的诉求可能让这些毫无戒备的女孩儿们身陷盲目医美消费的囹圄,成为他人的“盘中餐”。

据《新氧2018年医美行业白皮书》数据,当前中国有近2000万的医美消费群体,其中每100位中国医美消费者中,有64位90后,19位00后。90后已是整容整形绝对主力,00后开启医美消费的势头比90后更强。以19岁以下中国医美消费者占比为例,2017年为15.44%,2018年为18.81%。从近2年消费数据看,医美成为00后的日常生活方式这一趋势端倪已现。

消费“低龄化”让小薇始料未及,同样让不少行业人在道德和业绩的抉择间,抱着不支持却不得不接受的态度,她透露,自家的客户中,25岁以下占70%-80%左右比例。

“年轻人对医美的接受度很高,消费也很大胆。”小薇认为,很多低龄消费者20岁出头,风华正茂,却要求做全脸整形或是隆胸,而这些大型整形手术往往是不可逆的,一旦开始消费,为了维护住效果,需要周期性修护,很容易“上瘾”。

更大的陷阱:“医美贷”制造信贷危机 学生妹沦为夜场女

“医美贷”正是瞄准了这一商机。

为了加速开发低龄、低收入消费人群,医美消费金融贷款机构应运而生,与医美机构形成高黏度合作关系。

“年纪偏小、没有固定收入的年轻客群集中在渠道医院,没钱消费只能靠贷款。”小薇透露,有的中小机构里70%—80%的客户都需要贷款。“常见的手术一般在2万至10万之间,即使是分24期,对于许多年轻消费者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需要承担偿还压力和透支征信的风险。”

“医美贷是从2015年兴起,2016年逐步火热起来的,直到去年9月,有明确规定严禁学生医美贷。”从业人小林(化名)介绍,目前长沙市面上常见的机构大致十余家,大部分贷款人群集中在23岁至30岁,在规定之前,学生比例可能占到20%左右。

据有关资料,一年时间,出现过么么贷、星计划、快分期、即分期、马上消费、51人品、美分期、易日升、壹分期、易美健、小牛分期、爱美贷、麦芽分期等30多家金融贷款平台。

但医美贷的疯狂,很快让美容行业深陷“骗贷”漩涡,“佳丽贷”“套路贷”被频繁曝出,骗贷手段之疯狂,令人触目惊心。

今年10月初,长沙被曝光一起涉案金额2252万的医美公司骗贷事件。据媒体爆料,500多名受害者中七成为在校生。事件显示,长沙简冉医疗美容有限公司(后文称简冉医美)打着“一切手术费全免”的幌子,实则大量套取贷款,受害者需要先与公司签订一份“医美整形贷款代还款”合同,承诺本金全部由医美公司偿还,套取贷款后再把消费者“转诊”到长沙博南医美进行手术。当事件爆发,受害者需要承担未偿还且高于市场价格一到两倍的整形费用。

前文提到的推广代理小刘(化名)就是简冉医美事件的受害者之一。当时她刚刚考上自己心仪的大学,结果简冉崩盘,她遭遇了贷款公司手段恶劣的催款,被学校知晓了,也因此影响到大学录取。

偿还能力成了很多在校生的难题,暴力催贷下被迫从事夜场工作的情况很多。“在这件事上,我们有个群,很多被迫去夜场的姑娘们都不敢站出来,担心信息泄露,被家人知晓。”

小刘介绍,加上朋友帮忙贷款的一万,自己总共消费了四万。更甚者自己贷款7万,信用卡刷了6万,还个人出资10万。而事实上,被转诊的博南医美无论是手术质量还是运营资质,都存在很大的问题。

现在,骗贷的风波已从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城市,往二三线城市蔓延,让医美这一朝阳产业变得极度困惑。

从没有医生的医院,到疯狂反噬的羔羊。生存逻辑的颠覆,如同密布在长沙医美市场上空的阴云,上下翻腾。面对“茹毛饮血”渠道商,渠道医院该如何应对?面对日渐壮大的渠道医院,直客医美机构又该怎样生存?请继续关注系列报道:《长沙医美疑云(二)诸神的黄昏》。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健康频道首页